鹤舞月明 第六五一章 天星舟

2020-01-17 20:10:48 来源: 韶关信息港

鹤舞月明 第六五一章 天星舟

第六五一章天星舟

“嘿嘿,老曹,这种最低级的天星舟,没有丝毫的防御能力,也没有任何探查装置,就是一个快字,有个屁用,碰上什么事,还不如没有。为了通知一个木启明,木家根本不将我们这些人的死活放在心上。”

麻傅和曹志,都是为了这次的行动,木家从附属家族中临时“借”过来的人手,并非木家“嫡系”的力量,现在行动取消,木家允诺事成之后的大笔酬劳,自然成了泡影。麻傅辛苦一场,毫无所得,尽管知道曹志有心结好木启明,他心情不好,仍然忍不住大牢骚。

麻傅修炼资质不错,为人风流倜傥,又生得一副好皮囊,虽然麻家不起眼,麻傅自己的修炼,倒算得上一帆风顺,当然,麻傅也不准备再去无涯海了,他和方月尘约好了去其他境游历一番。

麻家和曹家都是新近归附木家的小家族,他们连晓日宗外门弟子也算不上,对木家当然谈不上忠心,对同为金丹的木启明,麻傅也不怎么看得上眼。

麻傅知道木启明是清平卫,必然有非同寻常之处,但清平卫又怎么样,位高权重又怎么样,人不求人一般高,他就是看木启明不顺眼。

“呵呵,老麻,其实在天星海中,天星舟还是蛮实用的,可惜,就是太贵了,再説,高纯度的灵晶也不好买。”

曹志却不愿意谈论木家的长长短短,他宁愿多谈谈眼前这艘最低级的天星舟。

曹家和麻家归附木家的时间差不多,但麻家拥有一个出产乌金玄砂矿的矿脉,麻家子弟在提炼乌金玄砂上也有自己的独得之密,而曹家主要是在木家治下的木安城中经营几家商铺,曹志自然和麻傅比不得。

“是啊,天星舟快捷如风,确实挺好玩的,可惜啊,我们想买也买不到,只能借来用用,就是买的起,也用不起啊!老曹,其实天星舟就是説起来好听,真正的赶路,我宁愿要一只好的飞行灵兽,慢慢飞,方便的多,也舒服些。”

麻傅虽然放*荡不羁,这趟跑腿的差事让他很不舒服,心中的一口恶气不吐不快,但他毕竟和曹志也是初识,説话多少有diǎn顾忌,曹志一再转移话题,显然是不想和自己説的太多,麻傅也就不再多谈。

普通的飞行法宝,在天星海恶劣的环境中飞行,度和安全性都大受影响,对于针对天星海特殊的气候而专门研制的天星舟,麻傅也很喜欢。

他一贯很喜欢这种拉风的玩艺。

不过天星舟并不仅仅是一艘度快捷的飞行法宝,在天星海,天星舟已经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每一艘天星舟都需要到厂家专门定制,而不是任何一个人有灵石就买得到的,而且就算厂家肯卖给他,天星舟的价格,麻傅也确实买不起。

更何况据説,驱动天星舟,一般的灵晶当然也勉勉强强能用,但最好使用纯度极高的冰属性灵晶,可惜,高纯度的冰属性灵晶,一般人在市面上也买不到,低纯度的冰属性灵晶,都不是很好买。

天星海中冰属性的灵石矿脉应该不少,但却无法大规模的开采,冰属性灵石,在天星海也比普通的灵石少见,冰属性灵晶,自然也水涨船高。

买了天星舟而不用高纯度的冰属性灵晶,那样不仅涨不了面子,还会成为圈子里的笑柄。

麻傅和曹志,都是一般人。

“呵呵,老麻,天星舟我们自己买不到,见识一下也不错啊,清平卫还真是财大气粗。”

天星舟之类的大型飞行法宝,并不能放进一般的储物袋中,平时存放、维修都是很麻烦的事,根本不是习惯了四海为家,居无定所的散修所能负担得起的,对麻傅的怨念,曹志很是不以为然。

散修习惯了身背一个储物袋,潇潇洒洒走天下,要天星舟这玩艺干嘛!

不过两人只是偶尔聚在一起,曹志并不想和麻傅深交。

他不怎么瞧得上麻傅,对吃不到葡萄就説葡萄酸的人,他心里都瞧不上。

飞行灵兽和天星舟根本不是一回事,一个是普通修士的代步的工具,一个是成功人士的标识,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而且好的飞行灵兽,也不好找。

不过曹志当然不知道,财大气粗的,不仅仅是清平卫,邓腊也有天星舟,而且不是最低级的天星舟,邓腊也不认为天星舟是什么成功人士的标志。

对邓腊而言,天星舟就是一个代步工具而已。

……

“嘿嘿,师妹,他们果然是去蓝冰岛,只是可惜啊,天星舟太快了,跟踪不易,时间仓促,我来不及调动更多的人手,希望我们这次运气不错吧!”

白色小舟之后不远处,一艘体积远胜的黑色飞舟幽灵般的跟踪着白色小舟,邓腊看着海图中前方一个蓝色的小diǎn,冷冷的一笑,又遗憾的摇摇头。

“师兄,我们有19个弟兄,蓝冰岛上最多不会过12个人,而且这次木家撤退的极为仓促,你看夜星城中乱糟糟一团,未必有人会记起蓝冰岛,等他们察觉不对,再派人过来察看,肯定还要几天,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我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收拾木启明。”

施茜双眼中光华闪耀,脸上的兴奋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白色的天星舟,最多搭乘12名修士,而黑色的天星舟之中,却坐了19名金丹,实力占优,又是有心算无心,施茜一diǎn也不担心。

击杀一名木家精英弟子,而且是一名清平卫,想想都让施茜兴奋。

“师妹,清平卫不可小视。我本来打算找机会来蓝冰岛看看寒虚老祖的手笔,想不到清平卫也早就料到了这一diǎn,提前在蓝冰岛设下了伏兵,现在更是专门派来一艘天星舟,要不是无涯海的突然变故,清平卫内外夹击之下,这次我们非得吃大亏不可。”

邓腊心有余悸的摇摇头。

邓腊击杀了任诚他们小队剩下的八名金丹之后,自然得知蓝冰岛有些古怪,以血月联盟的行事风格,肯定会忍不住来蓝冰岛一看究竟,如果不是灵昆岛突如其来的大黄蜂号之劫,他们正好坠入清平卫的算中。

虽然邓腊无法得知清平卫的详细计划,但只看清平卫需要专门派一艘天星舟来接回蓝冰岛的伏兵,也可以猜知蓝冰岛上的伏兵有足够的耐心,对这样的对手,邓腊一diǎn也不敢掉以轻心。

“师兄,清平卫让这两个回来买药的倒霉鬼顺便把木启明接回去,而没有提前派人通知他,可见木启明不过是清平卫中的一个小角色而已,再説,木家的好手早就去了灵昆岛,剩下的都是些垃圾,就是觉有些异常,也未必有这份胆识来蓝冰岛救木启明的小命,木家一个暴户,能有什么了不得人物。”

同样的一艘天星舟,两人的的性格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施茜和邓腊竟然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

至于是不同的性格导致人们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还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性格,就不是三句话两句话説的清楚的了,邓腊也不在乎,他根本没心思去琢磨这么无聊的问题。

“大家注意,尽量战决!”

“此次贸然出击,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蓝冰岛遥遥在望,邓腊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夜星城木家子弟大转移,血月联盟不敢趁机做什么小动作,对此事的监视力度,却增加了一大截,他们偶然得知了一艘天星舟于此时出海,邓腊决定跟过来看看,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不过邓腊也来不及调动更多的力量,对蓝冰岛上的情况,他所知也极为有限,此行胜败几何,是福是祸,他心里没有太大的把握。

……

“老曹,我们的人撤离夜星城,血月联盟没有趁机搞些动静出来?”

木启明右手接过曹志递上来的一枚清平卫专用的玉筒,将玉筒贴在眉心之间,左手掐诀,神识扫过,将玉筒中的内容飞快的浏览一遍,眉头微微一皱,对曹志问道。

“这个我没听説!老大,夜星城的这次行动并没有特别的掩藏行迹,血月联盟不过是一群躲在黑暗中的耗子,只能趁人不注意偶尔恶心人一下,哪里敢在阳光下现身。”

曹家以商立家,曹志对血月联盟当然没有任何好感。

“嗯,老曹,老麻,辛苦两位了,大家收拾一下,我们返回夜星城!”

“嘿嘿,难道是邓腊还没有得到灵昆岛的消息,搞不清事情的真伪,以为撤离是我们诱他上钩的圈套,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应该不是,大黄蜂号的事,瞒不住血月联盟,这不太像传説中邓腊的为人啊!天星舟,嘿嘿,既然我会留在夜星城,还何必非要动用一艘天星舟,老五这是忙晕头了!”

木启明又简单的问了几句夜星城中的情况,略加思索,五指微微一用力,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噗!”

淡紫色的玉筒碎成一团粉末。

重庆妇儿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的电话
贵州治癫痫那家医院最好
深圳知名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