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直播间 第四百八十一章 拉拉啊

2020-01-08 07:22:16 来源: 韶关信息港

恶魔直播间 第四百八十一章 拉拉啊

“禽兽啊,竟然是先奸后杀。”

“简直是禽兽不如,虽然那是一个纸人,但也让我出离了愤怒。”

“恶魔主播,一定要抓到这个禽兽,将其碎尸万段,以儆效尤!”

“这案子不好破啊,如果那是真人,说不得还会留下一些线索,毛发信息,DNA信息什么的,不过纸人嘛,怕是什么都不会留下。”

“就算是留下了,以幽水村这个条件,肯定也是检测不出来的。”

“我就说嘛,恶魔主播的案子,怎么会简单,肯定有我们想不到的难度。”

“······”

吱呀一声,门开了,周妆丽出来了。

“不好意思,先失陪。”陆凡忙过去,拧开另外一扇门,看看里面没人,对纸人中年道,“不介意我们去里面聊聊案情吧?”

“难道不能在这里说吗?”白马道,“那是我姐姐!”

“正因为是你姐姐,你才不适合听。”

陆凡直接说不适合,也不说怎么不适合,就进了那扇门。

周妆丽、李乾也都进了那扇门,将其关上。

“这是纸人,我们人类的医学,完全没有用。”周妆丽将递给陆凡,“什么都找不到的。”

陆凡接过,一张张的看周妆丽拍的照片,翻了几张就有些皱眉了。

之前他们看到白马,看到白马的爸妈,这几人都是穿着衣服的,他只能看到五官,却看不到到身体,现在周妆丽拍的白马姐姐的裸身照,陆凡看到了身体。

这些纸人的身体,根本没有细节的,就和那些服装店的模特一样,只有轮廓,两条腿之间,是什么都没有的!

“这个样子要怎么强奸?”李乾看得只摇头,“难道是强奸她的嘴吗?直播果然荒唐。”

“你又怎么知道男纸人下面是有东西的?”

周妆丽反问了一句。

“这个······”

这还真不一定,既然女的没有洞都能被强奸,那又凭什么说男的下面也得有货才能强奸?

“说不定这里男女只需要下面碰一碰就是XXOO了,这个不重要,直播间说强奸,那就是强奸。”陆凡一张张翻着照片,翻完后将还给周妆丽,“看来我们从受害人身上找线索是不可能的了。哦,除了那个伤口。”

几人出了门,进了堂屋。

“叔,你知道你女儿胸口的伤口是什么利器造成的吗?”

陆凡问道。

之前这纸人中年说白马写信回来,陆凡也没有在这家看到什么电器,所以他认为这里是不会有的,就没将照片递给纸人中年看。

“我不知道。”

纸人中年摇摇头。

“你不是侦探吗,连这个都不知道?”

白马问道。

“我是侦探,不是验尸官。”陆凡又扯,“我的验尸官被杀了,还没招到新的。”

“叔,村里谁比较懂刀啊剑啊这些?”

陆凡打算找那个懂行的,看看能不能问出那是什么利器。

“那就是李铁匠了。”纸人中年道,“村里的铁器,基本都是他打的。”

“哦。”陆凡点点头,“叔,能不能带我去你女儿出事的地方看看?”

“啊?”

纸人中年有点懵,你这前边是问利器,问出来是李铁匠了,结果却是要去河边看看?

“李铁匠那早去一会晚去一会都没什么区别,不过案发现场得早去,去晚了怕就被破坏光了。”

陆凡解释道。

“那行。”

纸人中年哪有不同意的,那可是他女儿。

“我去请李铁匠。”

白马自告奋勇,要将李铁匠请到家里来,这正好省了陆凡再跑一趟,嗯,孺子可教。

除了纸人妇女外,白马家里的活人倾巢出动。

出家门不到五分钟,陆凡就看到路边有人打架,一个小个子男纸人将一个大个子男纸人揍倒在地,还用脚踩着头。

“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声音愤怒而清脆。

尼玛,竟然是个女的?

“阿花!”

纸人中年叫了一声。

小个子男人转过身来,没有喉结,分明是个女孩,就是胸太平了,飞机场一样,她还留着短发,长相中性,不开口眼睛不够尖的保证都会将她当成男的。

“这就是阿花,白马姐姐白荷最好的朋友?”陆凡看到阿花的第一个想法很不厚道,“这姐姐该不会是拉拉吧?”

“叔?”阿花将脚从男纸人头上拿下来,跑到纸人中年面前,“阿荷她真的,真的被······”

纸人中年点了点头。

阿花身体就晃了晃,两行清泪当场就簌簌而下,脸色应该也是惨白吧,白纸脸也没有脸色变化。

“阿荷!”

阿花拔腿就往白马家的方向跑去。

“咦?”

周妆丽轻咦一声。

“怎么了?”

李乾问道。

“没人告诉她受害人现在在家吧?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既然听说了受害人的事情,那么肯定是受害人被带回家的时候被人看见了,她知道也不足为奇。”陆凡走到那被阿花打的男纸人身边,“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听别人说的。”

“别人是谁?”

“大半个村子都在议论!”

“你是听谁说的?”

“二牛和三虎在说,我听到了。”

二牛三虎,名字要不要这么乡土气息啊。

“话说强奸杀人的凶手已出,坐等主播打脸。”

“卧槽,凶手这就出来了?来来来,楼上大神快给小弟讲解讲解,也让小弟膜拜膜拜。”

“要么是二牛,要么是三虎,要么就是这个被妞暴打的没什么用的软蛋孬种。”

“为什么这么判断?”

“这是我看了无数电影得来的判断,这种侦探电影,往往真凶都会在最开始出场,那个最不起眼,看起来和受害者不相关的人,往往都凶手。”

“噗,原来你是在胡扯啊!”

“这怎么能是胡扯,这是我阅尽A,咳咳,阅尽无数侦探片练就的火眼金睛,听我的,绝对错不了!”

“行了行了楼上别扯了,直播这才刚刚开始呢,主播连案发现场都还没去呢,很可能那个人也没有出现。”

“······”

鲁山县中医院
陇西县第一人民医院
重庆正规妇科医院
锦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武汉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