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预警通胀或上行货币政策难以大幅放松

2019-07-19 06:25:54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央行预警通胀或上行 货币政策难以大幅放松

自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预警未来若总需求持续回升可能会加大物价上行压力后,9日公布的7月CPI数据再度回到市场的关注中。

7月份CPI有望在6月份2.3%的基数上温和回升至2.4%~2.5%。但从目前物价指标来看,全年通胀仍无需担忧。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称。

不过警惕通胀的警报一旦拉响,市场普遍坚定下半年货币政策不会释放总量宽松的预期。

猪周期缓步重启

由于猪肉消费在中国的特殊地位,CPI在历史上与猪肉价格走势有相当的默契。

调查中发现,在传统的消费淡季7月,猪肉价格不降,反而上升。养殖户长达7个多月以来的亏损可望迎来拐点。

根据农业部畜牧司的监测数据显示,7月第四周,猪肉价格继续回升,全国猪肉平均价格22.13元/千克,比第三周上涨1.1%。同期全国活猪平均价格13.63元/千克,比第三周上涨1.6%。活猪价格上涨省份23个,华南地区活猪平均价格较高。

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还是生猪价格上涨拉动。卓创资讯生猪分析师姬光欣接受采访时表示。据分析,生猪整体存有量稍减,养殖户压栏待涨,降雨高温天气影响生猪运输,企业受成本增加影响抬高销售价格。因而短期猪价仍有小幅上涨空间,部分企业或有利润性调整。

来自卓创资讯调查资料显示,8月5日,国内生猪市场基本呈现稳定态势,黑龙江巴彦金锣及北京顺鑫鹏程结算价下调0.1元/千克;秦皇岛宏都实业上调0.2元/千克,东北及华北其他企业结算价基本无变化,但销售价格上涨较为明显。华东及华中企业稳中局部小涨趋势,长葛众品上调0.2元/千克,临沂金锣及德州金锣均无变动。另西南、华南猪价局部也有小幅上扬。

然而,农业部对全国4000个养猪村的定点监测数据显示,6月份4000个监测点生猪存栏环比上涨0.2%,同比下降4.8%;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0.1%,同比下降8.2%。去年9月份以来,能繁母猪存栏量已经持续10个月下滑。这意味着根据猪周期来判断,今年年底或者明年上半年生猪出栏可能会加速萎缩,届时猪肉价格可能会面临快速上行风险,形成一定的通胀压力。

姬光欣向表示:下半年猪价有望呈现阶梯性上涨,对CPI有一定的影响。

方正证券宏观分析师王坤认为,虽然猪肉价格已经步入上升通道,但生猪出栏量依然不低,供应相对充足,三季度价格上行压力温和。

除了猪肉,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看来,7月以来长江以北多地出现严重旱情,加上货币供给加速、经济企稳,国际原油价格存在因伊拉克暴力冲突升级等因素而上升的可能,下半年有必要提高对通胀趋势变化的关注度。

7月份CPI有望在6月份2.3%的基数上温和回升。因为上半年货币发行并未出现大规模刺激,货币政策稳健基调未改,因而影响物价的主要因素仍然为食品价格,尤其是肉类与鸡蛋等环比出现上涨。反之,蔬菜价格与水果价格因季节因素则出现回落,综合以上因素,7月CPI有望同比增长率保持在2.4%~2.5%。范为对称。

而随着PPI有望继续改善,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受强劲的生产和投资推动,国内原材料价格有所回升,其中有色金属和橡胶价格回升幅度较大。再加上去年同期基数较低,7月PPI同比跌幅可能进一步收窄至0.7%。

7月PPI有望进一步收窄,原材料价格出现回升,去产能过程已历经一段时间有复苏迹象。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朱振鑫对称。但他同时表示,传统工业需求依然疲弱,对上游原材料价格拉升有限。

虽然三季度CPI保持在2.5%以下,通胀压力不大;但四季度通胀将上升,CPI有望达2.5%~3%。朱振鑫认为,宽松的货币等因素将会催生物价上行。

央行报告称,虽然价格形势相对稳定。但也要看到,受供给面变化,劳动力、服务业价格存在潜在上行压力等因素影响,物价对需求面变化总体上较为敏感,前期经济回升在物价上即有所反映。

在受访人士看来,这表明央行对稳增长政策带来的物价上行压力有些担心。

总量难放松

物价是年度经济目标中的一条红线,上半年2.4%的实际增幅与CPI既定增长目标3.5%之间存在不小的差距,因而为上半年包括两次定向降准在内的货币政策调控创造了空间。

下半年会不会有变化?

央行报告中指出,下阶段要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丰富和优化政策组合,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汪涛在发给的分析报告中称,政治局会议已为下半年设立了较为宽松的政策基调。不过,决策层仍很清楚中国经济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因而希望避免全面放松或短期强刺激、以免引发新一轮信贷和投资高潮。

她预计未来出台的宽松措施仍将在微调的基调下推出,辅以定向的流动性宽松措施(如PSL)。

不过,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货币增速存在一定担忧。国信证券债券团队指出,6月末已明显高于全年13%的预期目标。虽然从历史表现来看,M2增速突破年初目标3~4个百分点并不罕见,但从央行的表态来看,降准降息等大规模释放流动性的可能性已经可以忽略。

央行在报告中已经提出定向降准不宜长期实施。定向降准等结构性措施若长期实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数据的真实性可能出现问题,市场决定资金流向的作用可能受到削弱,准备金工具的统一性也会受到影响。

8月5日~6日在山东济南召开的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亦提出,下半年在保持货币政策基本取向稳定的同时,贯彻好定向调控要求,发力,加大对经济发展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特别是三农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推动落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各项措施,促进经济持续平稳发展。

因而汪涛认为,虽然近期政策动向偏积极,但政策定力犹在。央行一方面希望保持合理的货币投放速度、因此控制了流动性的供应,但另一方面又希望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下行、以帮助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换言之,央行试图采取一手予之、一手取之的平衡术,以保持整体信贷平稳适度增长。汪涛称。

7月31日央行再度重启14天正回购,公开市场结束了此前连续11周的净投放格局,前一周净回笼110亿元。有分析称,此举量增价稳的操作思路,显示央行目前不愿大幅放松的意图,这与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思路一致。

巴克莱资本认为,中国央行下半年首要重点是降低融资成本。他们预期中国央行会将PSL(抵押补充贷款)推广到更多商业银行,并采取其他措施引导中期利率下调。

对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举措上,央行认为,融资难、融资贵的成因非常复杂,需要依靠全面深化改革,才能标本兼治。

在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看来,从货币政策相机调整的短周期来看,由于央行已经在二季度报告中表现出了较多对通胀、以及对货币信贷快速扩张的担忧,所以未来很可能会略微减缓货币政策的放松节奏。

然而,他同时表示,高层要达成今年经济增长目标的决心很大。而要完成这一目标,实体经济(尤其是地产行业)的融资瓶颈还需进一步放松。这将给货币政策持续带来放松的压力。在这样的矛盾中,未来一个季度货币政策应该仍然会在国务院和央行的博弈中继续缓慢放松。

吉安治疗男科医院
孝感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专科医院评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