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乌托邦项目2019iyiou

2019-05-14 17:23:01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在生命将逝之时,史蒂芬先生认为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是我生命的一个年头,而在生命的一年你应该做的就是坐下好好地写一本书,史蒂芬先生是纽约大学媒体文化研究领域的副教授。我已经有一本在计划中的书,但是当我走进书店并开始打算写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做不来

取代写一本常规的专题论文计划,他决定做旨在展望未来的实验。未来一本书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什么时候他不再只是两页纸的结合或者只是在纸上的文字?

他晚年的研究项目现在仍在运行,叫做打开乌托邦,这是一款完全免费的版本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任何人都可以浏览并注释。作为有时被叫做社会化阅读的一个例子,打开乌托邦建立在以一本书不应只是静止的文本为主的理念之上的。上,一本书可以变成一个集合的社区,一个分享的平台,在这里,记录用户的反应以及对话。这些交互也终会成为这本书的一部分,一种放大的旁白。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们可以随时回到书里的世界度可比先生对我说。

莫尔的经典之作,1561年拉丁版,探索了一个完美社会应有的形态。这是近五个世纪以来政治哲学的主要参考原型。作为一个艺术行动主义独立中心的之一,史蒂芬先生与行动者共同致力于如何让人们将审美融于生活。多年前,他出差去墨西哥做一个富尔布莱特法案基金的研讨会,临行前,为研讨会做准备,他重读乌托邦。

我阅读了一本与我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乌托邦,他说:我想大概是因为我是在苏联解体的大背景下读的这本书。这启发他理解了莫尔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500年来,人们一直在争论一个问题莫尔到底是严肃的还是只是一个玩笑?史蒂芬先生说。:我想大家都忽略了重点。从这种观点来看,莫尔只是在表达:如果你想要一个全新的世界,那么你应该自己去描绘关于新世界的蓝图

莫尔的文本看起来是一个重新描绘蓝图的之地。作为起点,史蒂芬先生使用了一款免费翻译软件。他请同事帮忙翻译增印版而非原版文章。纽约大学的学者做了全新的注释。他使用免费翻译软件kickstarter要求陌生人帮助捐赠,带来了4500美元的收入来弥补络、设计以及其他支出。

史蒂芬先生用《评论》在络上发布了他的实验结果,由未来之书委员会提供的开放自由软件。有社之书,一个由这个委员会创立的社会化阅读平台的帮助下,讨论以及注释成为可能。鲍勃斯坦,这个组织的创立者,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声音阅读的支持者。开放乌托邦是几个正在进行的实验性项目之一。社会阅读组织之所以吸引史蒂芬先生是因为这一组织旨在倡导人们:促使人们相互间建立对话

除了做,翻译以及不折不扣的出版人,史蒂芬先生还亲自做初期的技术工作。我根本不是一个技术人员,但是我想亲自参与个版本他对我说,这对于文学教授或者以我为例,对于一位社会学家来说是必备之技。

开放乌托邦项目:

社会是否真的需要一本已经存在500年的书编印多版?在这里我们大胆的介绍另外一个版本,即开放乌托邦版。史蒂芬先生在其项目的介绍中如此写道。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完全的,以尊重作者原意,即所有的财富都是世界共同的财富,为基础的全英文版本,而且我坚信世界需要这样一个版本。

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开放乌托邦在creativecommon上发布了以个版本,在其站点做了这样一条声明:开放阅读,开放复制,开放修正。

抱着重塑一个真正、有内涵的理想之国的愿望,度可比先生甚至还建立了一个维基站点叫做维基乌托邦,在这儿,用户可以随意建立关于乌托邦词汇的个人注释。

对于这种是否会接受这一实验,还言之过早。我特别喜欢这样一种观点,即在喧嚣的人群之外,存在另外一个世界对于一个开放、可的16世纪的书籍,这正是乌托邦之精神所在。

在课堂上做这项工作想必效果会是的。塔拉热莱娜,以为纽约大学嘉乐廷学院个性化研究学习的英语副教授,主要教授一年级新生关于乌托邦原文的写作课程。她的学生正在使用维基乌托邦建立自己心目中的乌托邦。

对热莱雅女士来说,开放乌托邦来得太迟,她认为这种社会化阅读工具可以帮助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在文本周围保留讨论内容总是很难,尤其对于像乌托邦这种人们需要表达自己的独特观点的时候她对我说。通过一个开放的分享阅读平台,这些讨论内容逐渐演变为文章的一部分,这也帮助了学生始终关注这篇文章。

另外一个社会读书的导向性项目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进行的。卡罗尔哥德史密斯,一位在教授当代写作的诗人,使用这一平台建立了无创造性写作课堂,解读罗兰巴特的《作家之死》。

哥德史密斯先生在课堂中要求每个人都去作评论。他们做到了。这个工具产生了大量的讨论,他对我说,每个人都会在他们阅读的时候作评论,这真是太令人激动了。

这个实验几乎令人叹为观止。我们一切还未准备就绪,他说。但是大量的讨论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哥德史密斯先生打算再次使用社会之书。

对于开放乌托邦来说,度可比先生操控的し希望。在我失意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创造一种可以不用完成的工作的工具,或者可以在十年之后完成。

版权问题限制了社会化阅读的持续放大之路。度可比先生创造了一个公众主宰建立的文本之路,但是更多的读者想要得到近的一些作品。大量的出版商不愿意将其带有著作权的作品公之于之上。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批判之声质疑社会化阅读的未来。在络平台中的对话着实吸引了学生们去阅读。学者以及那些爱书的人会拥戴这一观点么?

一本常规的书会让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变得与世隔绝。而社会化阅读要求他们与他人交流。这是否是一个更好的世界,取决于读者。

2017年苏州其他B轮企业
2009年烟台教育综合种子轮企业
2010年宁波会务Pre-B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