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媚风流全文阅读

2019-07-27 15:15:04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大红的喜帖孤零零地被摆在桌子上,那一抹红色在他眼中格外刺目。  他伸手拿起那喜帖,复又放下,如此反复几次,惹得心绪不宁,牵动了他全身的伤痛。  她就快要与那人成亲了……  而自己呢,被九阴那小子重伤,没个百来年是不会痊愈的。  早知道九阴那小子出手如此狠毒,当初就不应该把他带入妖族。若是他此时没有受伤,或许早已统一了各个妖族,实力强盛得连仙族都会忌惮,那时若是想要把小狐狸抢过来,岂非是轻而易举的事?  哪知事世难料,九阴这小子居然半路杀了出来,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如今小狐狸要成亲了,他更加是束手无策。  常阳山的那位君上可真是小心眼儿,特意送了这喜帖来,就是为了故意看他吐血的样子吗?  慕容昭捏着喜帖的指尖开始泛白,几番挣扎之下,他几乎想要一把撕了这喜帖。  忽然他指尖一顿,在喜帖的某一处停了下来,那里似有一块凸起,指尖覆上去有些硬硬的,像是夹了个什么东西在里头。  他心中一动,毫不犹豫地撕开了喜帖。  喜帖之中夹着一块像鳞片一样的东西,拿到手中有些冰凉的感觉,这东西其实他不陌生,乃是九阴的烛龙之鳞。  既然九阴恢复了烛龙之身,那么小狐狸身上的阴阳咒自然得以解开,而自己的呢?  他虽然也想要解开,奈何九阴那小子倔强得很,不仅一鳞不拔,还出手伤他,因此他这阴阳咒迟迟没有被解开。  但现在,烛龙之鳞就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中,且是夹在这喜帖之中的,莫非……是小狐狸给他的?  九阴那小子对小狐狸言听计从,她向他要几片烛龙之鳞。想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一瞬间,慕容昭身体僵立,不知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喜帖已被他撕毁,所以她一开始的想法便是让自己接受了这片烛龙之鳞。而后不必参加她的婚礼,也不必……相见了?  慕容昭不知自己心中该作何感想,他有些不甘,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正烦乱间,只见门口站了一个人。  他虽然有伤在身。但修为也不容小觑,能不动声色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除了常阳山的那位君上,恐怕就只有九阴这小子了吧?  只见九阴抱着手站在门口,垂下眼,淡淡地道:“她要成亲了,你不许去捣乱。”  慕容昭苦笑一声:“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有能力捣乱的人?”  九阴点了点头:“你没有这心思便好。”  慕容昭望了他许久,终是问道:“她要成亲了,你甘心么?”  “有什么不甘心的?”九阴侧过头来。问道。  “你就没有想要占有她的想法?”  九阴摇了摇头,嘴角轻轻勾起:“大概我是烛龙大神,情操和品格都比你高尚得多吧。”  “……”慕容昭一噎。  九阴看了他一眼,说道:“其实你也不差,你有许多次机会可以得手,终都忍了下来,可见你的品格也很高尚。”  “……”慕容昭一阵无语。  若是他当初把握住机会,小狐狸是不是就成为他的了?  不,她会恨他,但永远不会成为他的人。  所以她不爱他。那么做再多也没有用。  九阴瞥了一眼慕容昭手中的烛龙之鳞,说道:“原来她当时跟我多要了一片烛龙之鳞,竟是备下来给你的。”  慕容昭忽然笑了:“这便是她记着我的好。”  未等九阴接话,又径自说道:“若是我当初强迫于她了。或者逼她做了什么她不愿意的事,大概现在就收不到这片烛龙之鳞了。”  许多事情往往只是在一念之间,而在那个时候,他一念之间选择了尊重她,那么才有现在的回报。  九阴点了点头,问道:“那她的婚礼。是去是不去?”  慕容昭迟疑了许久,终是点了点头道:“去。”  “只是别让她知道我去了便可。”  既然她不想他来,那他远远地望上一眼,这总行了吧?  那一日常阳山十里红妆,雪白的天地间尽是大红的喜色,慕容昭站在一个山头之上,看着她的花轿落在了常阳山之巅的大殿前。  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了出来,十里红妆的艳色也不及她万一。  他看到她的夫君立在她身旁,男俊女俏,绝世无双。  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逃。  常阳山的每一处布置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这便是那人给她的诚心吧。  其实自山河锦绣打开的那一日,在那人毫不犹豫地跟着她跃进去时,他便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因为在那个时候他犹豫了,他放不下刚刚打下的大好山河,他的顾虑太多,他没有一心一意在她身上。  而在第二次曦月开启山河锦绣之时,他又犹豫了,他便知道自己这辈子再没有资格去追求于她。  虽说在自己的心中她很重要,但到底还是没有摆在位。  如今他想把她摆在位,也确实把她摆在位了,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希望的。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他看见她在那人怀中笑靥如花,心中的那一根弦忽然就松动了。  其实看着她幸福,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九阴那小子看得透彻,他却是活到现在才明白。  喜庆的音律还在他耳边缭绕,他看见那两人完成了的仪式,常阳山上下一阵欢呼。  那一刻,他也是打心底的高兴。  那个无意中闯入他地盘的少女,带着一抹惊艳的红色,在他的心头烙下了一颗朱砂,抹不去、洗不掉,就那么永远地烙在心口。  他扬唇一笑,看见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终于是找到了她自己的归宿。  而他的归宿呢?大概还没有出现,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又或者是,已经出现了,他却永远也得不到了。  “走吧。”他对自己说。  此一去山长水阔,不知以后可否再见?若是见着了,也只是会笑着问一句:“是否安好?”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PS:~\/~好了,这次是真的没有了,若是再有提醒更新,那一定是完本感言……养肥待宰的童鞋们,上吧!     

东营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廊坊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随州癫痫的专科医院
永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强
深圳怎样治盆腔积液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