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GDP不能叶公好龙小孔羽鼬鳚

2017-11-28 16:54:12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反思GDP:不能叶公好龙

为中国2008年划上句号的,不是奥运会,不是四川大地震,而是GDP的“迫降”。这一“迫降”不要紧,从上到下一派紧张。有人形容,在如今经济萧条的世界上,确立了今年GDP增长国际最高目标的中国,却带着几分悲壮打响了GDP保卫战。 其实,绝大多数崛起的国家都有过十几年的GDP从高速到缓速的发展时期。比如,1961~1973年,日本的GDP年均增长率大约为9%,奠定了日本二战后复苏的国力基础,之后增长率慢慢下降。“亚洲四小龙”将近10%的GDP增长率也基本只在上世纪60~80年代。这些国家在高速发展十几年之后,也都同样进入GDP增速减缓时期。这种GDP减缓的规律与世界大环境有关(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外,主要还是基于3点:一是各国GDP基数在变大,增长率减缓是很自然的现象;二是随着10多年国家基础建设的完结,GDP增长最大的拉动力量有可能在弱化。三是各国在重视增长速度的同时,也开始注意到增长的质量。 而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的GDP一直保持高位增长,最近几年增速都在两位数。由此看来,中国的GDP速度出现“迫降”,既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世界上那么多发达国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实事求是地看,过去中国高增长的GDP,有许多低质量的代价。这一反差在石油和化工行业表现得极为典型。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显示,从1998年以来,重化工相关产业以年均18.5%的速度增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石油和化工经济运行》白皮书统计,2007年石油和化工行业对全国GDP贡献率为5.99%,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正是由于石油和化工产业对GDP的贡献和拉动十分明显,在现有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下,各地对石油化工项目趋之若鹜。一个时期以来,炼油热、乙烯热、化肥热、甲醇热、草甘膦热、炼焦热……而对这些项目带来的安全、环保风险和高能耗却宁愿忽略不计。结果,这些项目一方面受到追捧,另一方面却总是成为宏观政策调控的对象,甚至成了民众眼里的祸水。中国社会已经对GDP的这种拉动付出了极大、极惨痛的代价,至今仍要为这种“虚胖”的经济增长耗费大量精力予以修补。说实话,如果GDP就这么个增速法,即使不遇上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经济恐怕也是要出大问题的。如果以前我们总是不能痛下决心真正把GDP增速压下来的话,那么,这次“迫降”倒是一个难得的调整期。既来之,则安之

反思GDP不能叶公好龙小孔羽鼬鳚

。中国应当抓住GDP增速放缓的时机,让自己的发展速度真正地纳入到一直挂在我们嘴上的科学的轨道上,使我们能够理性地重新优化产业结构,淘汰高能耗、高污染、高成本的行业,推进优质产业的发展,使中国经济的发展更有质量,也使得民众的生活更有质量。 以前我们不是总在喊要把GDP增速降下来吗?那好,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学会适应并利用GDP低速增长时代,切不可叶公好龙。

比智高的用法
比智高对长高效果怎样
比智高钙片效果怎么样
军海医院在线咨询
军海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