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问道全文阅读

2019-07-27 10:51:43 来源: 韶关信息港

  新年快乐!祝大家2019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不求收藏,只收不订,收订比会很差,要推荐位就更加艰难。  若可以,请支持正版订阅,您的支持是作者的动力,谢谢。  读的书越多,吴忧对修行就愈发的向往,但也只能将这份渴望压在心里。  吴忧走出房间,在下人青姨的服侍下洗漱,洗漱完,吴忧道了谢便不由自主地向家族武场走去。  吴忧站在武场外,静静地看着里面舞动的人影,眼神中无不是羡慕之意。  堂哥堂姐甚至是堂弟堂妹都在家族教习的指导下进行训练,或是拿着兵器练习武技,或是借助石头、巨鼎举重炼体,好不热闹。  是好笑的是五叔家的小儿子刚满三岁,熟睡中就被人从被窝里提溜出来,这会儿正在一边儿哭一边儿扎马步,引起了不少人围观。  武场外的吴忧看着这个堂弟心里好不是滋味,我是多想和你换换啊。  在这个尚武的世界里,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尊重,不能修炼的废柴总是让人瞧不起。  别人对自己恭敬,只是因为自己是吴家家族族长的儿子,是家族强者的儿子,每次听到他人在背后说起族长一脉虎父犬子的时候,吴忧心里的悲伤已然成河。  “小忧,你怎么又来这儿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吴忧听到声音便回头看去,只见二叔吴向明带着自己的兵器乌钢锤,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二叔早上好,我睡不着了就起来随意转转走走,也没跑动,身体不碍事儿的。”吴忧赶紧回答道。  “那好,你自己多注意点儿身体,千万别累着了,万一出了问题,你爹娘还不着急死啊!”  “嗯,二叔,我这就回去了,您去修炼吧。”  看着二叔转身进了武场,吴忧也缓缓的往回走去。  吴忧知道别人是为自己好,但是,当所有人都说你要休息,你要休息,不能乱动的时候,就是简单地走走都承受着所有人给你的压力。  回到院落,刚好看到自己的娘亲李春华。李春华已经四十二岁了,虽然也有修炼,但修为不太高,岁月仍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  “忧儿,你又去武场了?去看看可以,千万不要练啊,你身子还弱,等你完全好了,你再去修行,这样爹娘就不会再管你了,你一定要听话啊,别让娘担心。”吴忧的娘亲李春华说着说着便想到了吴忧曾经吃的苦,渐渐地哽咽起来,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心头肉。  “放心吧,娘,我就只是去看看。娘,我饿了,有没有好吃的?”吴忧看到了娘亲的伤感,随即开始转移话题。  “有,有,有,还能饿着我儿不成?小花,赶紧给少爷端吃的。”李春华看到装可爱的儿子,瞬间就笑了出来,随即吩咐婢女给儿子端吃的。  “娘,爹呢?”吴忧吃着东西也不忘回头问一句。  “你爹去城主府办点儿事儿,不用管他了,咱们娘俩一起吃。”说吧李春华又给吴忧添了点儿汤。  “嗯,娘,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在书馆借的书看完了,还回去顺便看看还有没有新的。”  “嗯,路上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每次让护卫跟着你,你还不乐意,呕!”  “娘,你怎么了?小花,赶紧叫药师。”吴忧紧张的看着娘亲。  “不用,娘没事儿,这几天胃口不大好,待会儿再找药师看一下,先吃饭,说好了,你要早去早回哦。”  “放心吧您,和娘做的保证什么时候不算过。”吴忧一脸笑意答应道。  吃罢早饭,吴忧带着几本书就出了家族大门。  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朝着书馆走的,走了一段距离就忽然之间改道去了清河城武场。  武场那里有竞技擂台和生死擂,竞技擂台常有人切磋,生死擂台却很少有人。  清河城街道上是禁止打斗的,开放的就是城里武场,在这里每天都能看到精彩的打斗,吴忧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到竞技擂台看打斗。  这不,从吴忧这么娴熟的改道,就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没少去竞技擂台观看,还是背着家人自己一个人去的。  很快,吴忧就到了擂台前。  也巧,擂台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打斗。  身材魁梧粗犷的大汉挥着一把大刀,舞的呼呼有风,对着身材相对瘦弱的青年或劈或砍,一招连着一式,显然大汉的基本功特别的扎实,在刀法上也是下过一番苦功。  而瘦弱青年虽然躲得有些狼狈,但没有乱了阵脚,也能时不时地用剑进行回击一下。  看着两个灵动的身影,或跳跃,或疾走,你来我往,一招接着一招,吴忧的心也随着两人飘忽不定起来。  “错了,瘦弱青年刚刚站而未稳,这一刀,如果是斜劈而下而不是竖直向下,那这个青年一定躲不开。”  “又错了,大汉刀已劈出,新力未生,两侧已然暴露出来,如果这一剑侧挑,而不是刺,大汉一定会胸口中剑。”  “又错了,瘦弱青年反身挥剑,脚步浮虚,这个时候躲掉这一剑就应该直攻青年下盘,他一定会翻身躲掉,接着反手一刀,瘦弱青年一定来不及挥剑抵挡。”  “又错了,持刀大汉攻击下盘,翻身跃过去,对,越过去你倒是出剑啊,大汉后背对你,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可惜,可惜。”  “又错,咦,瘦弱青年竟然突破了,哎,持刀大汉输定了。”  擂台上,经过激烈的打斗,瘦弱青年体表渐渐地浮现淡淡的白色雾气,显然已经突破到了灵体境,化灵液成湖,原本杂乱的气息也变得悠长起来。  反观持刀大汉,挥动沉重的大刀,本就不是轻松的事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已经气喘如牛,见瘦弱青年已经突破,原本五五开的战局已然被打破,只好收刀认输。  虽然大汉认输了,但也赢得了阵阵掌声,战场上对手突破哪能怪得了大汉,何况大汉已然尽力,输的无怨无悔。  看到认输的大汉,想到刚刚自己的想法,吴忧心里一阵发凉,我是不是太凶残了,不行不行,以后得改,转头又一想,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又没法修行,想到这儿又是微微一叹。  正当吴忧思想小人打闹的时候,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着实把吴忧吓了一跳,然后就听到一声童音传来。  “就知道你小子在这儿,看这儿有什么劲啊,你也不能修炼,还不如和我一起斗蛐蛐。”一个五六岁的小胖男孩冲着擂台撇嘴说道。  吴忧回过头来,看着小胖男孩,一脸的不爽。  “小野,你干嘛啊,想拍死我啊,你知道我体弱还这么用力,真是交友不慎。还有,记住了,我只是现在不能修炼,等我身体好了,我还是要修炼的。”  说吧,转身就朝清河城书馆走去,小胖子也跟了上来。  这个被吴忧叫作小野的小胖子,名叫田野,虎头虎脑的,是清河城四大家族之一田家的人。  田野和吴忧一样,是家主中年得子,田野还有一个天赋极好的哥哥,加之小胖子说自己受不得修炼之苦,家里也没有逼迫,所以每天游手好闲的,清河城四大家族也就出了吴忧和田野这两个另类。  “得了吧,两年前你就这样说,到现在不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能修炼?倒是我,昨天碰见一个老道,看我天资聪慧,非要拉我做他徒弟,小爷我还想长大娶几房媳妇呢,哪能做他徒弟,何况小爷我细皮嫩肉的,我也受不了修炼那个苦啊,所以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老道还说什么师徒缘分已注定,我逃不掉,谁信啊,我就不拜师,怎么着?”  看着小胖子边走边说边挤眉弄眼,这哪里是诉苦啊,分明是在炫耀自己天赋好,能够修炼。  “一会儿老道就来把你抓走当道士去,让你哭都哭不出来。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可以修炼,却不想修炼,修炼多好啊,不仅能保护别人,而且书上说修炼到高深境界还能长生不死,你想想,你那么爱吃,那么爱玩儿,到时候死都死不了,你想怎么吃怎么玩儿还不都随你。”吴忧太了解这个小胖子了,对小胖子不客气的说道。  “修炼真的能够长生不死?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上任城主那么厉害才活了500余年。”  “书上真的是这样说的,修炼到高深境界能长生,书上还说,有人在树下静坐七天而悟道,言出法随,万道退避。”  “真的有人这么猛?”小胖子一脸的不信。  “当然不知道啦你去问你便宜师傅去。”  “我也修炼,我也长生。”  两小儿一胖一瘦,伴着天真的对白渐行渐远。  清河城书馆里的书都已经被吴忧借阅了一遍,现在已经没书可看了,吴忧和小胖子田野从清河城书馆还书出来的时候,吴忧有些怅然若失,毕竟是六七岁的小孩子,什么事儿都写在脸上。  小胖子看到吴忧有些不开心,便想变着法的逗吴忧开心,开始诉说他近期的辉煌战绩,怎么捉弄了那个小丫鬟了,又是怎么戏弄了身边的侍卫,又或是他的蟋蟀威武将军怎样大杀四方的  

潮州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鸡西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三明妇科医院
云浮治疗白癜风专科研究院哪好
大连如何知道输卵管通不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