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术力量 第三百七十九章 密室中

2020-02-15 19:08:16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巫术力量 第三百七十九章 密室中

“然后呢?然后托马斯就败了吗?”菲尔抬头问。

弗立顿不明白主人说的话里的“理由”是什么意思,他也不需要明白,听到问话,回答道:“并没有立刻失败,而是和维鲁斯继续对抗了一会儿,才重伤落败。”

根据弗立顿所说,在维鲁斯化身为半元素体后,托马斯仍旧在对方狂轰乱炸的元素攻击之中撑了几分钟,到最后甚至还一剑斩断了维鲁斯的左手,这时才重伤昏迷,失去战斗力。然后马上被一旁的杜邦家族代表抬走前去救治,而在城堡里就有救治室,弗立顿他们在菲尔回来的时候不在的原因就是去救治室了。而维鲁斯则被裁判宣布了胜利,之后的事就与弗立顿无关了。

“手段果决。”菲尔悠悠的说了一句,弗立顿完全不明白的话。

在半元素体面前,都支撑了几分钟的时间吗?这说明托马斯的这个秘术也绝对是非常强大的了,而他在学院里的时候却从未使用过。

并不是他隐藏的好,而是直到他回到家族后,才学会了这个秘术,并且可以相信这个秘术绝对会有很大的代价。毕竟维鲁斯半元素体后,菲尔都不一定能够彻底打败对方,而托马斯从一般的一等巫师学徒瞬间增长到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下支撑数分钟的时间,这样大的提升是不可能没有代价的。

再说,看那些杜邦家族的代表们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了。

菲尔低头沉思,就在这时,弗立顿忽然道:“主人,那只镜蝶幼虫有动静了!”

“这么快?”菲尔抬头,弗立顿说的是安放在维鲁斯身上的那只镜蝶幼虫,虽然对方走了半元素体的道路,天生能够隔绝很多东西,但是对镜蝶幼虫,却没有任何办法。

镜蝶幼虫只要进入人体内,就会立刻生长开来,这个时候距离弗立顿放置的时间也就半天时间,但是却已经能够让镜蝶幼虫破蛹化蝶,发挥起作用来。

“去密室。”菲尔起身,带着弗立顿来到了之前他检查身体的密室,这里已经被他四处查看了一番,绝对不会被人窥探到的。

来到密室,关上三道具有阵法密钥的门,菲尔对弗立顿说:“开始吧。”

弗立顿点点头,手掌一张,一朵幻织花出现在他手心,立刻就散发出无数的荧光物质,渐渐营造出一片幻境,把两人包裹在其中。同时,幻织花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巨大的蜗牛,蜗牛上有一个大大的喇叭,里面正传出一些细碎的声音,让这个幻境更为真实。

这多幻织花,弗立顿曾经在遗忘之地边陲的山城山涧边上想菲尔展示过,过了这么久,他也差不多全面开发出它的功能,还搭配上了一头魔音蜗牛,两者搭配起来,让菲尔可以得知遥远的地方的事情。

弗立顿安放在维鲁斯身上的那只镜蝶幼虫,具备的能力和蠓虫的能力差不多,但是对比蠓虫来说,镜蝶幼虫更加隐蔽,就算是正式巫师也难以发现,而且传输信息的距离也大大增强,说到底,蠓虫能够应对的也就是巫师学徒而已,对于正式巫师是无能为力的,但是镜蝶却不同,就算在黑索要塞里也无人发现。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稀少,并且放置手段上还有待加强,之前弗立顿也是通过和维鲁斯大量对话才有时间放在对方身上。

而这个,杜邦家族是毫不知情的,当时那里只有维鲁斯和他的那堆手下,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他们自然不会告诉其他人,而且就算告诉了也不会有什么发现。

等幻境完全展开,菲尔和弗立顿随即就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大殿之中,维鲁斯正站在大殿中间,可以看到他全身都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之中,虽然左手上的伤势只是略作处理,但是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在这个大殿之中,除了维鲁斯之外,就只有之前在擂台周围的那些杜邦家族的代表,还有大殿正上方坐着的一个人形黑影,倒不是那里就是这个样子的,而是镜蝶幼虫触发了自身的隐藏自己的命令,天赋使它知道若是贸然感知坐在那里的人,很有可能会是自己暴露在对方眼中,所以在它的控制之下,那里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魔音蜗牛完美地模仿到了这里发出的一切声音,使得菲尔和弗立顿仿佛身临其境一样。

现在,正在做的是继承人的册封程序,大殿最上面的那个人镜蝶幼虫虽然不敢感知他的存在,但是收录对方的声音还是做得到的。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是一个十分厚重的声音,所有人都以他为尊的样子,看起来在杜邦家族中具有很高的地位。

随着册封的程序进行下去,距离最近的弗立顿和菲尔可以看到维鲁斯脸上的表情和眼神,越来越兴奋,他对继承人的执着已经持续了差不多十年,现如今就要得到怎么会不兴奋?

可以说,为了这个身份他已经完全魔怔了,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身份而来的,它就是支撑着他一切的东西!

就在这时,大殿忽然摇晃了一下。

“怎么回事?”大殿里的所有人都惊叫道。

没有答案。因为紧接着整个大殿都强烈震动起来,四周忽然出现了强大的生物,里面的人纷纷对两旁发起攻击。

维鲁斯惊慌的躲到大殿一角,这种正式巫师层次以上的战斗不是他能够插手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惊恐地掏出魔杖,做着防备。

忽然的,一阵强烈的波动袭来,整个大殿瞬间变成湮粉,维鲁斯脚下一空,身体失衡,顿时跌落下去。

这些动静对于密室中的菲尔和弗立顿来说,当然没什么影响,只不过他们对于这样的变故却始终带有一种怀疑的目光。

弗立顿不明就里

,菲尔的眼睛却渐渐发亮。

“要开始了吗?”

果然一片黑暗之后,眼前的幻境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

幻境之中,只有维鲁斯一个人,呆呆地站在一片未知之地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