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怎样培养会讲中国故事的人

2018-11-09 18:32:46

  怎样培养会讲中国故事的人

  如果能够像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那样,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那么我们需要大量的国际传播人才。通过国际传播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已成为我国文化发展的一项战略任务。

  国际传播人才应具有较高的政治素质。邵飘萍在《实际应用学》一书谈到外交的资格与准备问题时,提出品性为要素。品性是一种人格素养,也是传播者做好工作的前提。我国传统教育重视立人,目的是培养有灵魂的专业人才。对于国际传播人才培养而言,立人首先是培养具有较高政治素质的专业人才。人的政治素质集中体现于对党和国家的事业有高度的心,对人民群众有深厚的情感。范长江在《怎样学做》一文中说: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非有高度的牺牲精神不为功。中国传播史上,人才成长有一个基本规律:的政治素质造就的家。中国近代位报刊政论家王韬,开时代先声的梁启超,引领时代思潮的邵飘萍、张季鸾、范长江、邹韬奋、邓拓和穆青等名的历程,都证明了这一点。

  其次,国际传播人才应有坚实的中国文化根基,具备深厚的东西方文化素养。文化根基是精神血脉,也是国际传播人才走向世界的文化基点。国际传播人才应具有国际化视野,重要的是搞清这种国际视野是站在什么文化基点上的国际视野。我认为,没有民族文化根基,不懂自身文化的来龙去脉,也很难深入体味、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人就会在复杂的全球传播格局中迷失自我。

  近年来,随着新媒体传播技术的发展,学术界出现了一种神化新媒体、新技术的趋向。有新技术、有先进的传播工具,不等于有灵魂,不等于有理想和专业精神。技术可以很快掌握,灵魂与思想的成熟需长期的文化浸润。政治素养和人文基础打不好,人就失去了核心竞争力。在今天,理想和专业精神培养仍是不可忽视的内容。发展史证明,学科专业精神和专业价值多来源于人文学科,因此教育不应停留于技术层面。近百年来的中国教育的基本共性是,把人文学科的教育作为专业基础工程。如复旦大学的古典(东西方文化传统)、经典(东西方经典)、文笔(实践与创新能力)教育思路,清华大学通识为本,专识为末的教育理念等,都旨在激发学生在专业领域的文化自觉。近年来,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与传播专业开设的采写等课程进行了一些探索,在教学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把模拟融合媒体的试验引入教学,强化了专业的实践性。

  没有的科研水平,就没有的教学。为什么研究学问?因为我们所处的社会还有缺陷,国际传播还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这要求学者有社会感,有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意识。就国际传播历史而言,从1815年西方传教士马礼逊创办《察世俗每月统记传》至今,中国国际传播已走过两个世纪的历程,留下了丰富的学术矿藏。在与传播理论方面,可结合中国国际传播的历史和现实,构建中国特色的国际与传播理论,从而抢占学术领域的制高点。中国国际传播历史中有不少问题、现象、规律亟待研究,把这些问题提升到学理层面,需要在开阔的国际视野中建构中国国际传播史。

  如何贴近实践开展有价值的研究,并通过科研提升教学水平?我认为,首先要依据优势,找准学术研究的潜在点,形成自己的研究方向、研究特色。譬如,近代西方国家在华垄断传播80年之久,创办报刊200多种,其历史仍是研究的薄弱地带,这些领域有待开拓。再如,国际化的传播走过了两个多世纪,探索其中的规律,并提升到学理的层面,大有文章可做。其次,增强文化自信和学术研究的文化自觉意识,杜绝食洋不化,盲目照搬西方理论与方法。如对中国近现代传播这段历史中的学术矿藏,如何进行学理化提升,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国际与传播理论,发展完善中国的传播学等,这些问题值得研究。

  除此之外,科研团队建设至关重要。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与传播学专业点发展迅速。有的教师是从技术学科里来的,人文素养缺乏,教学上偏重传媒技术。一些师资专业学术底子薄,又没有业务实践背景,教学上纸上谈兵,研究上抄来抄去。鉴于此,有必要建立一支适合专业发展的科研和教学队伍,通过研究平台凝聚科研力量,发挥各自优势,激发科研活力。(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与传播学院教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