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仙村

2019-07-26 20:27:48 来源: 韶关信息港

“累滴死按奸滴们死,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下面开始演讲。“话说,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这话说得好!这说的是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念,只有坚定相信神的存在,才会得到神的光顾……”那演讲的声音非常的熟悉啊,这是万里知的声音!风一发现,万里知变得高个了些,皮肤变得更白了,头发也变成了灰黄的颜色,不过他的声音没有变。他的英语真是流利啊!风一觉得自己的英语和他比起来那真是不及万一了。这时,他有点分不清那万里知是原本就是白种人,还是原本就是在华夏国的黄种人万里知。“人,都是有罪的!既然你生下来成为了人,那么你就应该努力救赎自己,献出自己的一切,才能得到神的宽恕,才能终于有一天上到天堂,回归神的怀抱……”万里知滔滔不绝地演讲着。“可是先知,我有疑问,难道世界上没有无罪的人吗?”有人向万里知提问,在万里知喘口气的当儿。原来万里知在这里还有个身份叫先知。外国人就是随便,演讲到半都可以被提问的,而且演讲的还是“先知”,明显似乎比常人的身份高贵呢,这是自由还是缺乏教养呢?“世界上没有无罪的人!如果他或她一点罪也没有,那他或她会直接降生在天堂国度,不会来到人间。”所谓的先知万里知回答着,也算是继续他的演讲,“不过,世界上有些人罪比较少,比如我,当有一天我的罪全部消失,我就会离开这里,和神在一起,和上帝在一起……”风一心里暗笑,他万里知的罪过比较少?如果真是这样,这世界上有十个人的话,起码其中十一个是好人。风一真想直接驾驭着他的无柄剑杀向万里知,但目似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如果自己一击未果,多半是打草惊蛇,想再遇到他恐怕不容易了。用日星印偷袭,像杀乾真道人杨行空那般捕捉万里知,不一定成功,因为他现在似乎状态很好。而风一想正面战斗,却又不知道自己有有几分把握战胜一位完好的大乘高手。这里人也太多,他怕一旦动手,会死很多无辜的人,虽然万里知说他们都是有罪的,但风一还是比较善良。风一偷偷地出来混进听众中,反正现在的他,万里知不会认识自己。风一也似个虔诚的信徒一般,只着万里知的演讲,他不敢用神识探测万里知,怕他察觉。他就一直听着万里知的演讲,直到结束。不过万里知说他下午还有活动,并没有马上离开,风一想跟踪知道他住在哪里都暂时绝了想法。风一不愿意让这个祸害留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他现在只是在祸害西方,但说不定过几天他又回去祸害东方了。风一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潜在的不喜欢强过自己的人活着,特别是这个人的存在严重危害了许多人的存在。风一偷偷离开了。他的车开过横湖的高架桥,回到了湖西区,但他没有进入琴街,而是继续向南,进入了城市南部的山区。当完全进入山路后,他的车被他收进了日星印中,然后他再深入山区。他席地坐在山区中的树林下,想着一切可能杀死万里知的办法。他想出了办法,并布置好了一切,于是化作杨行空的样子,化虚飞离山区。只要万里知中计,他有把握杀死他。下午的时候,万里知在教堂里,正与信众们在搞互动。忽然,其中一个信徒问他:“伟大的先知啊,你知道我是谁么?”万里知愕然,周围所有人都愕然。“哈哈!你还先知呢,我是谁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你,东方华夏国中的一个归真阁的阁主,后改归真教,对吧,归真教主万里知先生?”那人似乎知道他的底细,当众说了出来。万里知面色不善,但他来不及表示什么,教堂里的几个高级神父连忙把信徒们遣,然后是更多的神父们向这里走来。“其实您一点也不用惊讶,我们都知道先知平时都在东方,这在我们内部不是什么秘密!请问这位先生,您是谁呢?”一位严肃外罩着深厚的虚伪的慈祥的灰黄胡子的老人说话了。“我是谁没关系,关键是你刚才在说,你们一直在策划着对东方的阴谋,你们在侵略?”那人说着话,脸变了,东方的脸孔。“乾真?哈哈,我已经完全恢复了,正想回去找你算账,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万里知看清了那张脸,是乾真道人杨行空没错,“古人有云,穷寇莫追,而你竟然追到我的地盘来,那就让我给你来个有来无回吧”万里知从来不把杨行空放在眼里,在东方是这样,而在现在的西方世界里更是这样。这出现的所谓的杨行空,其实就是风一化的,不过万里知没有明察,他也不需要明查,因为在他的眼里,整个东方可以说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了。在东方正派的人太多,他对杨行空还有所顾忌,可是在这里,他杨行空不过是个笑话。风一笑讥道:“自称穷寇,还不是一般的诚实,也不是一般的有自知之明啊!不过我就是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又如何!”他们已经开始用华夏语在说了,万里知不想再多说,而他身边的那位黄灰色胡子的老头命令道:“骑士们,我克比尔以我主教的名义,传达神的旨意,传达上帝的旨意,宣布此人有罪,现在命令你们把此人抓起来!”灰黄色胡子的老人庄严地命令道。院子里突然出现一群勇武的人,应该就是刚才灰黄胡子的都头主教克比尔说的骑士吧,不过他们跨下没有骑着什么,只是手里都有一把明亮的十字剑。“骑士?也许是吧,估计你们都是一群在家骑在女人身上的骑士吧!”风一笑着,对这些人一点不在乎,向着万里知道,“真恢复了么?让他们对付我不过是多死人罢了!”风一话刚完,骑士们就蜂拥而上。风一只是一闪便在众人之外,然后手里多了一把自动步枪,那是他当初在玉钩岛的地下武器库里收拾而来的。本来他随便就能打发这些人,但他想制造一种效果。道,其实不需要什么感情。风一扣动扳机,子弹们“达达达”找向了那些目标。骑士们躺下了一片。主教克比尔不知道是没有被子弹射中还是子弹射不死他,他还在叫着消灭此人,不是说抓住此人了,但他已经不肯再靠近风一了。“乾真,你的罪过大了!”万里知怒骂,“我在东方都没有像你这样随便伤害人命的!”“罪过就罪过,乾真不是你们的教徒,不像你们那般虚伪!就让一切罪过都让乾真来担当吧,哪怕是让乾真死无葬身之地也在所不辞!”风一可谓是气壮辞严之极。风一打完子弹根本不换弹匣,直接扔掉就换一把枪。虽然子弹伤不了主教克比尔,更伤不了万里知,但可怜的骑士们却是躺下了,甚至还在远处起来的,远远在场外,就被风一的子弹找上了。风一不喜欢这些伪善良的有一颗强盗的心的人们,风一眼睛从来不止看的人的外表。一阵云雾涌起,笼罩了全场。万里知出手了,他飞剑云雾里向风一飞去。风一也拿出了杨行空的飞剑,已经早些时被他炼为己物了,这时格开万里知的飞剑,然后一剑飞向主教克比尔。子弹伤不着他,但飞剑冷不及防下,他被当胸透过,差一点点就穿过了他的心脏。克比尔惨叫一声倒下。风一腾空而起,化虚飞走。化虚只是骗凡人之眼,却不影响大能的觉,万里知也跟着化虚紧追。他太丢脸了,这杨行空什么时候这么大胆,孤身一人敢入虎穴,还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大伤人命,他决不能放任杨行空的存在了,自己似乎以前就错了,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现这杨行空有这么大的威胁。两人一追一赶,并不存在的两道人影向南飞去。

达州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丽江哪家专科医院治牛皮癣好
石嘴山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永州哪家专治牛皮癣
伊春什么会引发盆腔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