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掠夺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手

2020-01-17 14:09:23 来源: 韶关信息港

时间掠夺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手

正常来说,陷入万花异象中的众人,苏醒快慢跟精神和境界都没什么关系,纯粹是时间到了就醒了。

众人差不多都是同一时间苏醒,包括看到最多花朵的傅嫣鱼在内。

在他们苏醒的时候,苏君已经站在了高台之上,苏懿看见苏君的身影,不由皱了皱眉,对身边的傅嫣鱼道:“你上去,别被他抢先了。”

傅嫣鱼看到的花最多,受到异象影响自然也最大,这时候还处于精神恍惚之中,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她距离高台本就不远,几步就已经走到了近处,而万花茶上的清气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化出一道奇异的弧线,飘到傅嫣鱼头顶。

就在这一刻,奇妙的景象出现了。

一朵朵五颜六色的鲜花凭空生出,就在傅嫣鱼的头顶上空。

“果然有异象生出,不过这也……太多了!”赵安是识货的人,或者说他本人真实实力也不弱,见到傅嫣鱼头上的万花景象,不由无奈摇头道。

他是大忙人,特意在京城留了几天,当然也有一品万花茶的心思。

只是如今见到傅嫣鱼的异象,顿时没了这个想法。

如赵安一般的人不少,纵然再不识货,拿傅嫣鱼催生出的异象跟自家看到的一比,也该知道自己没戏了。

于是就有人打听傅嫣鱼是谁,这小姑娘面生归面生,可着实厉害啊!

“听说是任老的弟子!”

“任老?在南阳收的?难怪……”

“原来是任老前辈的关门弟子,怕是尽得神意拳真传了!”

一句句议论声响起,傅嫣鱼却充耳不闻。倒不是她多高傲,而是她此时已经完全被万花茶吸引了注意力,再无法抽出半点心思关注旁人。

左惜珏看向傅嫣鱼的目光,带着些明显的欣赏之色。

任海泊与玄门一直有联系,关于傅嫣鱼的情况,当然也向这边透露过。不过左惜珏不是那种偏听的人,只有亲自见到结果,才会真正接纳傅嫣鱼。

“花……好多花……”

傅嫣鱼正沉浸在花的海洋之中,别人都已经从异象中清醒,她自己却再度沉迷进去。

当然这也是一种难得的际遇,万花茶内本身就蕴藏着左惜珏的意志,精神层次远在傅嫣鱼本人之上,对她来说有很大的好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还不等众人惊讶于万花之繁茂,突然天空中仿佛有一道金光闪过,一切异象都在瞬间消失。

傅嫣鱼诧异地睁开眼睛,只见天空中的异象不知何时已经不见,就连那杯万花茶,似乎也失去了原有的神异。

“这……”她疑惑地看了看左惜珏,仿佛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左惜珏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瞪着旁边的苏君。

在她的视线中,清晰地看见蕴藏在万花茶中的神韵,还没来得及被傅嫣鱼完全吸收,就直接被苏君给强行抽走了。

是的,就是强行。

如果说万花茶面对傅嫣鱼是“两情相悦”,那碰上苏君就跟被强上了没什么区别,简直是被生拉硬拽过去的。

而苏君正露出些许讶异之色,同时也带着些惊喜。

元神时间增加了一秒!

作为两百多秒元神时间的拥有者,苏君却因为这一秒而欣喜不已,这并非是让人奇怪的事。

因为这一秒的来源仅仅是一杯茶,而且是左惜珏花了几分钟就沏出的茶……换句话说,它是可持续发展的!

归境真人迟早有杀光的一天,等正气道被灭掉,苏君就不得不对玄门下手……但要是有左惜珏在,他等于有了一个稳定的元神时间来源!

苏君抬头看向左惜珏的目光,已经完全变掉了。

他就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非要将之掌控在手中不可。

这样的目光让左惜珏皱眉不已,然而还没等她开口,一声冷哼仿佛自天际传来,重重落在高台之上。

“不知死活!”

冰冷的话语声响起,让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头戴道冠,身着道袍的青年正端坐于云层之上,冷漠地俯视着下方。

燕云归就如同九天之上的神明,手中道剑一扬,一道剑影凭空向着苏君斩落下去。

他本来不想破坏左惜珏的茶会,想等茶会结束后再收拾苏君,没想到这人不光强行夺了茶之神髓,还敢那样盯着左惜珏看!

“住手!”

左惜珏猛地起身,手中飞快地虚划出三个道印,挡在苏君面前。

无论如何,这次是她举报茶会请来这诸多客人,她不可能坐视燕云归杀戮联邦武者,哪怕她对苏君没什么好印象。

剑影与道印相撞,双方同时消弭于无形,但左惜珏却连退两步,脸色也有些潮红,显然硬接这一剑并不好受。

“小珏……”半空中的燕云归紧紧握着剑柄,几乎要把牙咬碎了,但他要怎么对左惜珏出手?

“该走了。”虚言道人的声音缓缓响起,传入燕云归的耳中。

燕云归也知道自己两人不能久留,但他还是不甘心:“师傅,帮我杀了他……就当我给小珏的最后一个礼物。”

虚言道人轻叹一声,终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身影骤然消失。

作为燕云归的师尊,正气道前任道主,尽管如今道行已经被自家徒弟超越,可也不是一个神意境都不到的小家伙能挡住的。

左惜珏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虚言道人身影消失的瞬间,她就脸色一变,转头冲苏君吼道:“快……来不及了。”

她分明看到虚言道人平静站在苏君身后,伸出一指向着苏君后背点去。

虚言道人确实很平静,到了他这个境界,除开还真境宗师,已经没多少人能对他造成威胁了。如果不是想多争取一点时间,他甚至都不用近身。

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这一指即将落到苏君背上时,苏君却猛然转过身来。

这个转身来得太过突兀,就好像所有时间都在这一瞬间静止,只有苏君一个人在动。

而同时映入虚言道人视线的,还有苏君双瞳之中耀眼至极的金光。

下一刻金光跃动,通天彻地。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怎么样
北京积水潭医院回龙观院区怎么样
山东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六盘水癫痫专科医院电话
青海治疗阳痿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