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 第六十一章 电的蛮舒服

2020-02-15 19:29:30 来源: 韶关信息港

流浪仙人 第六十一章 电的蛮舒服

穹鸿多元宇宙大知识——在本宇宙中,虹光喷射的紫色效果是力能攻击,而不是传送到其它位面。同样虹光法墙的紫色效果也是力能攻击。而蓝色则是冰冻伤害且强韧通过后减半,而不是把人变成石头。

一个精悍的士兵眼中闪着狡猾的神情,气势汹汹的持矛突刺而来。在他的对面一个手持双手大剑、面色阴沉的战士已经混乱的人群中死死的盯住了乐琳,悄悄的避开众人向她靠近。战争打的就是配合,前面强攻后面偷袭,看你怎么防!

持矛的士兵出了胜利者的怒吼,半个身体的力量直贯利矛,身体一摇,竟单手“射出”能钻木裂石的长矛。因为对面的大剑战士已经摸到了乐琳身后三步以内,阴险的挥剑袭砍!

乐琳却在刹那间施展开八卦步的精要,她脚下一晃,以毫厘之差“滑”过了势如急箭的锐利矛势,手中短剑好似一柄刚猛的战斧迎上了他的脖颈。

“嚓”的一声轻响,人头飞跃而出,鲜红的断口似喷泉般将大股的赤水溅散到每个人身上。而乐琳的背后,一柄双手长剑已经带着凄厉的愤怒斩风而来。

破风之声让乐琳心中一凛,情知上了当。以东郃子大师的説法,现在自己已经处于了大剑攻势的“死位”上,如果对方经验丰富的话,那无论自己用什么招数都难逃受创的结局。

但八卦步中就有“化死为生”的方法!东郃子大师曾经説过,只要八卦步练的好,就根据对方的移动、攻击方式和范围可以判断出自己处于“生死休伤杜景惊开”的那一位上。如果自己处在生位那么对方就处在了死位,反之也是如此。不过这“生死休伤杜景惊开”也不是死板的,当你对上一个低手时处于了他的生位,但遇到高手你还在同样的位置,那就可能是“死位”了。因此“生死休伤杜景惊开”都是根据敌我双方的实力而变化的。dǐng尖的八卦步高手能在对手一台脚的瞬间判断出他的实力,进而调整自己的攻势。

只是她不知道,其实这些并非正宗的八卦掌内容,而是八卦掌的前身“转天尊”里的武学理论。

而背后这个大剑战士的实力便不弱!想要在原地利用单纯的“绝招”来对付他也可以,但自己势必受伤!

于是乐琳脚下一动,竟似游蛇绕树,以不可思议的弧度绕着那具尚未倒下的断头尸体一转,以一尺的差距险险避开剑锋,更在眨眼间从未倒尸身的右侧跃到了左侧

,好似一群山羊碰到了一只猛虎,连聚在一起时都一个个浑身抖,“dǐng着”粗壮的武器却毫无应战得念头。这成什么样子?怎么看起来反倒是那个小妞在打劫这些士兵?

后面的士兵见式不妙,转头攻向另一个更小的商队。那队伍只有不到3o个人,不过是些打零工糊口的过路小队伍罢了。除了几床棉被,还能劫到什么好东西?

荒唐啊!

被搓败感狠狠啃噬着心灵的公爵愤声命令身边的法师:“给我电!统统给我放连环闪电!把她和她身后的那些雇用兵全部电死!”

看着低等法师们立即端起魔法棒开始施展连环闪电,几道闪电好似银光绽放的明亮巨蛇飞冲而起,划出数道狰狞的轨迹劈向乐琳。公爵一阵得意:这法术来势极快,即便是身法快风的武技高手也只能勉强避开一diǎn儿,仍要受到近半的伤害。现在数道闪电一起围杀来,就算你身法奇快也是难逃一死。下场就如那个化为焦炭的法师!只是这小妞的身材似乎相当的棒啊,可惜、可惜。

数道光耀刺目的电光好似飞天银瀑冲面而来,刹那间乐琳已是避无可避,顿时鼓起九转易脉**准备硬接着一击。

她心中狂呼着:“伊莉丝翠女神保佑!”

女神真的“保佑”了她。

一大团还蓝色的云雾不知从那里飞落下来,刚好挡在她身前!

巨大的银色电光好似疯蛇,噼噼呲呲的在蓝云上剧烈炸响。可奇怪的是居然没有闪电弹射到其它目标上,好似所有的攻击都被吸引到那团蓝云之中了。

银电消散,而那还蓝色的漂亮云团却噼里啪啦的闪动着蓝紫色的电火花,偶尔又红绿二色的绚丽电暴绽现,好似一盏大如犀牛的魔法灯在出灿烂的电光。

公爵与众法师一惊,却有看见那团“蓝云”浑身放射出道道触手般的粗大电流直接冲向那些惊恐万分的士兵们,在他们的队伍里横冲直撞、蓝电触手纷纷飞舞,把他们一个个电的浑身乱颤,口吐白沫的昏死在地。仿佛一个巨大的蓝色章鱼在用电光般的触手挥打着可怜的小鱼群。

公爵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看形态像是一小团云,可是那质感怎么像一团蓝色的液体?”

低等法师们面面相觑,良久有一个小声説道:“看起来像是软泥怪的感觉呢。”

“软泥怪?”公爵恨不得踹他一脚:“软泥怪能够漂浮在空中?还能放闪电?”

另几个法师叫道:“看那东西飞回去了。”

公爵回头一瞧,果真看见那团海蓝色的怪云飞回了后面的营地,似乎不打算攻过来。他心中暗自冷笑:“算你聪明,要是真过来报仇,我命人放出剩下的那三个冰封法球把你冻成冰渣!”又回头命令道:“这个营地里有几个厉害的角色,让士兵们都回来,去劫别的队伍!”

公爵的士兵们如滩头的潮水呼地全数退了回去。然后,掉头冲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商队——那个总人数不足3o人的队伍。

果然,欺软怕硬是没有人数上限的。

那团怪怪的蓝云飞回了乐琳和麦肯思他们的阵线中,嗖的一阵急收缩凝聚,化为一个高大的蓝袍身影——这位“气元素之神的牧师”,不但没有半diǎn儿受创的样子,反而精神奕奕、红光满面,好似吃了一顿可口的大餐,正心满意足的微笑着看着他们。

麦肯思和他的战友们早已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问道:“您~~刚才那些电~~?”

“气元素之神的牧师”一扬眉毛:“电?嗯,感觉还不错。电的蛮舒服呢。”

格林姆拔开那些瞠目结舌的雇佣兵跑过来喊道:“太厉害了!太华丽了!您简直比吉芬里专攻塑能的法师还要厉害!对了,为什么不杀死他们?只把他们电晕?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居然想打劫我们,真是死有余辜!刚才要不是您及时回来,我们全都完了。想想就生气,应该干掉他们!最好把后面的主使者也干掉!”

东郃子轻哼着説道:“谁想干掉他们,谁就自己去干。别把我拉上。”然后凑到格林姆耳边严肃的低喝道:“我们的麻烦还不够多吗?要是乱杀人,再惹出什么事情来,我倒是可以变成乌鸦远走高飞。你就等着被人收尸吧,或者等我飞回来为你‘收尸’?”

格林姆闻言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后面营地里,那个焦炭组成的法师尸体。顿时骇的倒退两步,再不敢大呼小叫。

麦肯思却又有些动心了:“杀两个也好,免得他们以为我们好欺负。”周围几个雇佣兵们也附和起来。在刀口上过日子的人是特别希望胜利的。

东郃子笑了笑道:“问题是他们也不好惹啊。你们看,远处几个法师都是些低等法师的穿着。dǐng多不过三阶的样子。但偏偏又拿着上乘的法术器具,可以释放六阶的连环闪电。你们就不怕他们还有别的厉害器具吗?我怕呀!”

又指着退却下去,正转头攻击小商队的士兵们説:“你们看,他们也知道这边不好惹,自己先退下去。我又何必更他们死磕?”

乐琳已经微笑着凑过来説:“您好像对这事儿挺熟悉的啊?”

东郃子随口道:“那当然,以前~~”説道这里猛地惊觉过来,暗骂自己得意过了头,差diǎn儿把以前领军打仗、顺手剪径的事情在众人面前抖露出来了。心念急转之下,改口道:“以前也见过不少嘛。”

商队老板气喘吁吁的也跑了过来,不知道是被吓得这样还是激动成这样。他不知从哪里端来一杯茶水,脸上现出略带谄媚的笑容,异常恭敬的説道:“牧师大人,您辛苦了。请喝被茶水。”

这话怎么就那么耳熟呢?东郃子心中暗觉好笑,接过杯子后小心的尝了一口。

而老板依旧凑在亲热地旁边问寒问暖,没有离去的意思。东郃子想了想便明白过来:那个法师已经被电成焦炭了,自己便是这个队里唯一的施法者,老板自然要竭尽全力巴结自己,以保证接下来的行程。説不定看见刚才的那一幕后,以为自己是个高等牧师,有打通上层路线的机会,所以想和自己套上关系,为今后的生意作准备。

唉~~只可惜我是自顾不暇啊。

他看了看茶杯的东西,那是一种没见过的植物,出淡淡的清新气息。东郃子小口小口的尝着,体会着其中的药性。身为德鲁伊,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怕毒。尤其是像他这样步入高阶层次的德鲁伊更是百毒不惧。究其原因乃是长期与自然之力接合后,身体已经有了些许非凡的变化。寻常的毒素无法破坏这具身躯的。

茶水中有种轻微的刺激性力量,有diǎn儿像兴奋剂的样子。不过没有那么烈,也没有对大脑产生结构性破坏。而普通的毒品,无论量大量小都会造成脑部不可逆转的破坏!他又仔细体会了一下五脏六腑的变化,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这玩意儿只能提提神,并无大用啊。想到这里不禁有些黯然,九转玄功所需的丹药材料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凑起啊。

而旁边已是惨声一片。

那些败下阵来的士兵立即把他们的恐惧与愤怒泄到那个小商队身上,他们嘶喊着冲进了小队伍的营地,挥舞着利剑、战斧疯狂的砍杀着。他们狠狠的砍断马腿,再把嘶鸣着的可怜瘦马看成数块;他们大吼着砍倒帐篷、砍坏车轮,让货物散落一地,再相互推挤着哄抢个不停;他们毫不留情的一拥而上,用数把武器同时劈刺着可怜的人们,把他们砍的肢体破碎、白脑红肠流了一地。

他们的怒吼声和抢夺声甚至盖过了商队惨叫的声,仿佛再説:“干!强不了他们,就强死你们!”

周围的商队看得心惊胆战,可偏偏谁都不敢出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群可怜的青年、中年、老年人像一只只滚水里挣扎的公鸡,出最后的悲凄哀鸣。

但是谁想不到的事情居然生了!

一个胆气十足的声音在喧闹的夜色下炸响:“为了爱与正义!邪恶的侩子手们滚回老家去吧。“

爱与正义?!

东郃子差diǎn儿把嘴里的茶水一口喷了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会碰到这种无脑的白痴?

他回头一看却大吃一惊!

远处,一束形如手电筒之光的七彩光芒对着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们一阵乱照,那绚烂的彩色光芒扫到之处皆是一片闷哼和怪叫声。身体稍差的人只要一被照到,立即一声不吭的滚到在地,好似昏死过去;那些身体强壮的则闷哼一声,好似狠狠的敲了一闷棍般脚步颤的浑身僵直;还有些身体和精神都相当好的,则捂着眼睛大喊着:“看不见啦!完全看不见啦!是七彩喷射!”

七彩喷射只是一阶的小法术,只要意志稍强、生命力够旺盛的就可以抵挡住。但东郃子却越看越觉得奇怪。那七彩喷射的闪光接连出、一刻也不停息。大片大片的身强体壮的士兵居然全都被这个“小小的法术”照倒在地。剩下的人则纷纷向后涌退。重演了刚才乐琳的那一幕。

一个年纪甚小,仿佛不过16的岁小法师露雄纠纠气昂昂的站立在那里,只是那神情中略带些天真的色彩。他手里的那根半臂长的魔法棒上不断向四周闪射出锥形的扩散彩光,像是在挥舞一把无形的大闷棍,轻轻松松的把那些碍眼士兵们全部扫到在地。甚至开始追逐起惊惶后撤的士兵,想把他们全都闷倒在地。

不过士兵们到底是久经沙场的,逃跑的能力绝对强过打仗的能力。那里会被身体单薄的年轻法师追上?场面顿时好似“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般混乱——一个法师手中出璀璨的七彩光华撵着一群战士狂追,这情形也实在太怪异了!

更离奇的是,那“七彩喷射”已经闪了三四十次了,怎么还闪个不停?魔法棒中的法术也是有限的啊,哪有这么乱放的?他就不怕防完了之后被人一哄而上剁成肉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