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狂人在异界 第十一章 又抓现行

2020-01-17 21:03:52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召唤狂人在异界 第十一章 又抓现行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都是很灵敏,而且路琛昨天晚上彻夜不归,又是跟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生一起出去的,难免凌静会有些吃味,不过她也知道路琛根本不是她的什么……甚至说起来,她跟路琛真正认识不过才三天,而且她对路琛一无所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所以她没有任何理由去干涉路琛的生活。

路琛微微的摇了摇头,也不解释就直接开始脱衣服,“我要先洗个澡,你随意。”

“我跟你一起……我帮你洗。”凌静却似乎已经越来越沉沦,明知道这个男人跟她没有任何的未来,但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每每想到他的身下那个调皮的东西捅进自己身体里面的那种感觉,她的心就如同小猫挠挠一样的痒,无法抑制。

“……”

在私密空间赤裸相对的男女,又是极尽声色的挑逗与诱惑,如果最后不发生一点什么肯定很不正常,所以路琛很是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凌静的身体,她也一脸满足的挂在路琛的身上,眼神迷离而且无比陶醉的挺着腰配合路琛的节奏,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但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门又突然被人打开了,受惊的两人一齐转过看过去,却是上官佩正一脸寒霜的站在门口。凌静顿时羞的直接把头埋进了路琛的怀里,她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抓到现形了,而这一次又确实是她太急色……路琛也有点尴尬,几个小时之前,他还抱着上官佩说着世界上最美丽的情话,现在却在光着身子与别的女人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但是两人万万都没想到,上官佩却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走进来,然后递给路琛。“我不想每次都来提醒你……所以下次请记的你答应我的事情。”

路琛无语的看着手里的避孕套,然后只能点了点头,“好……”

“那你快一点,等下我还有话要跟你说……”上官佩也没看凌静,自顾自的转身出去了,也顺手带上了浴室的门,只留下路琛和凌静面面相觑。

“她……是不是对我们两个这样很生气?”凌静也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是什么状况?给正在办事的员工下属送避孕套的老板?

“呃……昨天晚上我们谈了一些事情,等下再告诉你。”路琛从凌静的身体之中退出凶器,给它带上了保护伞,这才重新进入她的身体冲刺起来,只是这一次他的动作快了许多,也用力了许多,加上被上官佩这样突然的刺激一下,所以几乎是两三分钟之后,凌静就被巨大的快感给淹没了,但是还没完,因为路琛也急于发泄所以他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停止,凌静只感觉自己陷入了庞大无匹遮天蔽日的海啸之中,又好像踩在风暴的浪头上跳舞,快感是一波接一波,叫得她是声嘶力竭,甚至泣不成声……

凌静也是第一次才知道,原来路琛真正的发动起来是这样的可怕,她更是真切的领会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能带给女人的是什么样的幸福……甚至路琛终于爆发的时候,那根凶器不断悸动的都带给她无与伦比的享受与高潮,但也就是这一刻开始凌静的心突然真正的平静了下来,她再没有对自己当初冲动的选择而犹豫和后悔,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或许都无法离开路琛了。

所以在完事之后,哪怕凌静感觉自己身体一点力量都没有了,但是她却依然坚持要亲自帮路琛洗刷身体……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路琛才是真正只属于属于她的。

洗完澡之后,路琛和凌静一起披着浴袍走了出来,却惊讶的发现上官佩根本就没走,她正坐在路琛的小书桌边上,神情悠然的看着书……听到两人出来的声音,她才把视线从书上挪开抬起头来,“都玩好了吧?”

路琛顿了顿,然后轻轻的走过去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递给凌静,“你先回自己房间去换衣服吧。”

“好。”凌静也确实不敢面对上官佩的眼神,虽然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错,不过谁叫上官佩是她的新老板呢?

看着凌静偷偷摸摸的打开门离开,路琛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你有点吓到她了。”

“那里有吓到……我只听她叫得那样爽,哼。”上官佩不满意的站起身,然后也走过去坐在了路琛的身边,用手指戳了戳路琛的身体。“你身上洗干净了没有?”

“当然洗干净了。”路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会补一下觉呢,怎么会跑过来?”

“我……一个人怕,我想要你抱着我睡……”上官佩突然脸红了,但是脸色却立刻又转为凶巴巴的样子,“人家好心好意的送上门,结果却看到你在跟别的女人鬼混,你是不是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路琛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伸出手搂住上官佩的腰,而她也没有反对,而且还顺势就靠在了路琛的身上。于是路琛转头看了看墙上的闹钟,“还有一点时间,那我抱你睡一下?”

“唔……我也要先洗个澡。”上官佩却突然从路琛的怀里挣脱出来,然后从她的手提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塑料袋,路琛扫了一眼,依稀看的出来是内衣裤,上官佩顿时脸红红的朝浴室走去,然后却又回头瞪了路琛一眼,“警告你不许偷看,我可不是凌静那种女人……”

“……”

上官佩洗澡还蛮快的,路琛特老老实实的真没去偷看而是一直躺在床上假寐,不过这样似乎也犯了错,因为上官佩突然打开浴室门探出半个身体瞪着路琛,她的手紧紧地遮住了胸前的凸起。“坏蛋,你们把浴袍都用光了,我现在用什么?”

“恩……那我去凌静那边给你拿一条没用过的。”路琛从床上坐起来。

“不要……我才不要用她的……把你身上的给我!”

“呃……好吧,只要你不嫌弃。”路琛找了条干净内裤穿上,然后把宽大的浴袍拉下来递给上官佩,她接过之后就迅速缩回了浴室中。

两分钟之后,上官佩裹着路琛的浴袍走了出来,看到还站在那里等的路琛,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好了,我们睡一会吧,恩,你抱着我睡……不过,你不准不老实。”

“好……”

不过,说好了睡觉的,但是……

“路琛……”

“恩?”路琛睁开眼睛,发现上官佩正凑在他的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脸。

“你刚才亲过她吗?”上官佩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没有……我还没和她亲吻过。”路琛扯了扯脸。

“那你亲我!”

“呃?”路琛看着近在眼前的上官佩已经闭上了眼睛,小嘴微微的嘟起,眼睫毛颤颤的抖动,一副等待人垂怜的样子,路琛终于忍不住靠了上去,两人的嘴唇轻轻的碰在了一起……互相碰触吸吮了几次之后,路琛慢慢的伸出舌头撬开了上官佩的嘴唇和牙齿,开始挑逗她的小舌头,而上官佩之前都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此时却突然转守为攻起来,她的丁香小舌无比灵活,而且特别喜欢绕着路琛打转……

结果,午休仅有的一点睡眠时间,就在两人这样不知疲倦的纠缠中消磨了过去……钟声响起的时候,路琛才发现他的手早已经不知不觉中深入到了上官佩的浴袍内,正在把玩着她胸前盈盈一握的柔软。

呃……很明显,上官佩的浴袍内根本就是真空的!她似乎也终于发现了这一点,顿时羞急的拍开路琛的手,连忙爬起身冲进了浴室之中……再出来的时候,上官佩身上已经穿戴整齐了,而且头发也已经吹干,甚至脸上也淡淡的清补了一点妆容,总之,刚才和路琛的亲热痕迹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她偏头看了也已经穿好衣服的路琛一眼,“我们的事情,你不准跟任何人说,知道么?”

“恩……”路琛点了点头,上官佩这算是害羞么?

“还有,你可以在外面跟凌静多亲热一点……但是不准再偷吃!你昨天答应过我的,一个礼拜只能有一次,而且必须带套套,如果你再犯却被我逮住,哼……”

“那个……”路琛终于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我跟凌静的事情,你似乎一点不在意?”

“说不在意是假的。”上官佩站在路琛面前,伸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露出了一许自信的笑容。“但她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我而言,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

“她的身材和相貌也还算不错拉,既然她愿意让你玩让你爽,而这样她就会死心塌地的去照顾你,那也等于是我在占便宜,我又何必跟她计较什么……只是你以后跟她都必须带套套,因为安全才是第一的,而且我也不想看到若干年之后会有别的小孩跑来认你叫爹,这样太狗血了。”

“好吧,我懂了。”路琛也终于笑着点了点头,并且伸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你似乎是已经觉得吃定我了……”

“这是一定!”上官佩媚眼如丝的伸手圈住路琛的脖子,深深一个吻之后却又骄傲的昂起头哼了一声,转身打开门就走。“去准备下午的训练吧!”

定西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华亭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昌治牛皮癣的专家
玉林市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