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中国黄金并入中国铝业提上日程

2019-04-10 19:22:48 来源: 韶关信息港

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自宫,能否成功

十年来力度的一次国资改革启动在即,但对国资委来说,这像医生给自己开刀,它能否完成这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作为中国112家大型央企的管理中枢,北京西便门桥下的这幢白色建筑貌不惊人。从桥下绕进一条小路,并获得一个陈旧的传达室批准,方能进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

拥有400多位员工、18个局的国资委一直是中国有权势、管理多财富、并时常受到舆论抨击的部门之一。现在,它更成为新一轮改革的风口浪尖和前沿阵地。

大家都在看国资委在这个特殊节点的表现,上海国资二十条出来之后,好些人打问,国资委的方案什么时候出?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钢告诉。

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至今,在管资本、分类管理和混合所有制大方向明确后,国资委并未迅速推出一个完整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方案,这令许多人失望。

与之相比,学界与民间对这一轮改革的议论沸沸扬扬,各种各样的说法太多了,有支持央企不断减持股份的,有反对的,也有摩拳擦掌的。一位国资委内部人士说。

2014年,无论对国资委,还是对央企而言,国资改革突然成为一个敏感话题,接受采访的许多人对本刊欲言又止。这似乎显示,一旦涉及到产权的定性问题,涉及到国退民进或国进民退,决策者、学者、企业乃至普通群众仍然弥漫着复杂情绪。

把相对停滞的国企改革再次提上日程,是新一届激活经济的突破口。问题是,改革如何推动?多大的尺度?在现实中牵涉各方利益,国资委自身更需要与央企建立一个适应要求的新关系和新秩序。

央企、国企利润情况

这其实是国资委在革自己的命,你想它出台方案的速度能快吗?一位央企中层干部直言不讳地说,管资本的本质就是让国资委从央企具体管理中退出来无缝方矩管
。在他看来,这些年国资委除了管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细,很难对央企发展有更多帮助。

新一轮国资改革,对刚上任的国资委主任张毅是个烫手山芋。自2003年成立,国资委在不断自我强化中度过了十年,他之前的三任主任李荣融、王勇、蒋洁敏,一位退休、一位升职、一位腐败落马。国资委一把手的不同命运,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着这个机构面临的错综复杂的改革环境。

上述国资委人士至今记得蒋洁敏入主国资委的场景。我们收到的短信上都说,蒋洁敏已经被双规了,结果还是看到蒋过来上班。他对说,蒋这个事儿出来,很多央企觉得挨了一个大嘴巴警用现场勘查服
,但不知道这大嘴巴是谁煽的。

理论上,通过大规模实施合所有制,未来国企、民企的楚河汉界不会再泾渭分明,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将极大地改写国企的股权结构与秩序,用更少资本撬动更大的资源,但怎么管好资本,对国资委来说,风险很大。

大家都知道民营企业很厉害,跟老鼠搬家一样就给你搬走了,在这个过程中你怎么利用了它这种市场反应机制,同时又能保证资产安全,对监管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王志钢说。

在国资委具体方案未出台情况下,混合所有制已开始了自下而上的探索。我们正在与一家央企合资开发矿山,并希望借此在混合所有制方面有所突破。一家民营矿业公司总裁告诉,但他拒绝透露这家央企的名字。

几乎同时,中国石化[0.20%]宣布,油品销售业务将引入不超过30%的民营资本;国投信托也宣布以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泰康人寿和江苏悦达作为战略投资者,而珠海格力集团尺度更大,将出让49%的股份引入战略投资者。上海、广东、山东、重庆、安徽、江西等多地都已出台试点方案布局国资改革。

国资去哪儿

70岁的李荣融作为国资委任主任,仍偶尔出现在媒体视野中。他近一次引起外界关注是在2013年底的一次会议上。他说,国有资本在国企中股份占比可以降至20%左右。110多家央企母公司里,除了少数关系国家安全的,其它绝大部分都应该实行混合所有制。

同一场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甚至说,大型国有企业可通过混合所有制,渐进实现民营化。

在深化改革大形势下,受西方经济理论影响颇深的张文魁和国资委首任舵手李荣融,曾经黯淡的对于国资改革的野心似乎复燃了。

2010年,李荣融带着遗憾告别国资舞台星力打鱼游戏
。遗憾一,对于央企发展居功至伟的他没有获得进一步晋升的机会;遗憾二,他郑重承诺到2010年央企数量减少到80至100家的目标没有完成,尚余123家。

不过,李荣融离任之前布了一个棋子来兑现承诺,这是一家由前宝钢集团董事长谢企华掌舵的资产管理与经营公司国新控股。据说,当时李荣融的想法是,将22家较弱央企一并装入国新,再重组一家央企,这样就实现了央企减少到100家的整合进程。

当然,装到筐里不是重组,因为没有好方案,先搁在这,由国新代管,面上央企减少了22家,对外界和上面有个说法,同时又不真正伤筋动骨,不打散就可以进一步研究怎么操作好。一位曾经的参与者告诉。

后来,由于央企业绩下滑,国资委重心开始由原来的重视数量转向重视质量,国新控股终虎头蛇尾,成立至今三年仅仅整合了两家企业华星集团和中国印刷集团。

央企之间兼并重组陷入停滞被认为是近年来国资改革推进缓慢的表现之一。如今,随着深化改革大幕的拉开,央企之间整合又有了新的可能。

在国资委和央企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资本运营公司或资本投资公司,怎么建很重要,目前的口径是新建或改建,但110多家央企不可能每个企业都建。前述国资委人士说,其实将现有110家央企整合重组到50家左右,那么它们的母公司就可以理解为资本投资或运营公司,比如中粮集团、华润集团等比较成熟,已经具有了这样的特征。

本刊获悉,中国黄金集团并入中国铝业[-1.80%]集团一事已提上日程。实际上,2013年底,中国黄金原总经理、党委书记孙兆学已到中国铝业公司任总经理。这次合并后,黄金集团新任总经理宋鑫将出任中铝副总,但是,合并受到了中国黄金集团一些有资历老领导的反对,因此暂时没有实质性进展。

倘若未来央企重组进一步推进,国新控股、诚通控股、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这些上一轮国资改革的三个资产处理与投资平台,将何去何从令人遐想,不排除它们会承担新的使命,但也仅仅是一个局部。

央企重组之外,混合所有制是此次国资改革的重头戏,但尺度把握从未明确。迄今为止,权威的解读是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2014年2月份《求是》杂志上发表的文章。

在控股、参股还是全部退出这个敏感问题上,黄淑和表示,其一涉及国家安全的少数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可以采用国有独资形式。其二,涉及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国有企业,可保持国有控股。其三,涉及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行业的重要国有企业,可保持国有相对控股。其四,国有资本不需要控制并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国有企业,可采取国有参股形式或者全部退出。

尽管不如张文魁表述激进,但黄淑和对混合所有制的描述仍然充满着想象空间。混合所有制国有股份可以是90%,也可以是10%,不同解读表明了不同的取向,有人希望国有退出,有人希望保留控制力。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高粱表示,110多家央企的减持比例,应该是每个企业逐一研究、提方案。

一个普遍认同的看法是,混合所有制在地方推进速度将显着快于央企。说到底方案好写,关键是实施,能不能实施好,做到位?一位与国资委高层相熟的人士说,很多央企都是通天的,往上一找影响很大。

缩不动,硬缩只能出事。他说,比如华润有一大块纺织业务,但并非其所长,很多人建议华润择机退出,但就择不了这机,一个纺织厂,人很多,华润拿在手里,地方政府放心、职工放心,华润想把企业卖给民营企业,首先地方政府不干,地方政府和职工都反对,如果两者想法一致的话,你想想能出什么事儿?地方政府能挑动着职工上街。

民营企业建龙集团对通化钢铁的整合或许是镜鉴。2009年,建龙集团在整合接收过程中,遭遇企业职工及家属的强烈抵制,直接导致建龙重组通化钢铁被性终止。

据说,几年前国资委曾经操作过中海油集团股权多元化,方案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引入战略投资者,但遭到了相关部委反对,真正有垄断资源、垄断利润的企业,它宁可去上市,让大家都成为投资者,而如果把好处给一个民营企业,那不是说法很多吗?那位与国资委高层相熟的人士说。近,中石化混合所有制的尝试,也显示出这样的顾虑,仅仅是油品销售这种非垄断业务,对民营资本的开放也只达到30%。

其实,对于国有企业究竟应该布局和控制哪些行业,无论部委高官、知名学者还是央企高管都难有定论,就连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钢很长时间以来也说不清楚,搞不明白。

他给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去法国考察,设法联系到了法国前总统办公室主任,他是一位很知名的经济学家,王志钢就把上面那个问题抛了出来。老头跟他说,如果这个国家比较安定,周边环境比较平静,没有战争、没有矛盾,任何一个产业都不要国家去管。如果有点儿矛盾,可能就多管一点儿,如果矛盾多,周边战争又多的话,可能就管得更多一点儿。

他说完之后我茅塞顿开,立马就明白了,真的。王志钢说。

(:admin)

(:中冶有色技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