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2导演丁黑民族的上升期必然是欢乐的

2019-06-09 15:18:38 来源: 韶关信息港

儿童感冒咳嗽
小孩咳嗽喝什么汤
宝宝咳嗽呕吐怎么办

[导读]2008年,《大秦帝国之裂变》掀起“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之热。时隔5年,“大秦帝国”系列之《大秦帝国之纵横》来袭,再现战国时期七国合纵连横之历史。

饰演张仪

战场

芈八子(饰)和秦惠文王(饰)

2008年,《大秦帝国之裂变》掀起“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之热。时隔5年,“大秦帝国”系列之《大秦帝国之纵横》来袭,再现战国时期七国合纵连横之历史。

打着“大秦帝国”旗号,自然成为不少观众关注的焦点,但播出至今,该剧口碑和反响都不及前一部。这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历史剧,甚至还引来不少原著粉丝的吐槽。有点痞气的秦惠文王、不如商鞅那样深入人心的张仪,似乎都与观众的想象有着出入,但在导演丁黑看来,他理解的“大秦帝国”,就应该是朝气蓬勃的,是“有喜感,很欢乐的时代”。《大秦帝国之纵横》将主舞台设在了经过商鞅变法后日趋强大的秦国惠文王时期,故事从魏齐相王讲起,描述六国合纵抗秦、秦国连横分化六国的战国历史。

演员富大龙饰演年轻的秦国国君秦惠文王,“秦惠文王作为秦孝公的继位者,在商鞅当权时受到过奇耻大辱,车裂商鞅后,这位继位者却没有废除商鞅变法的法章,反而继续推崇,打压秦国内保守势力,并通过任用大批的外来名士,比如张仪、公孙衍等,让秦国一步一步强盛起来。”

在接受专访时,丁黑说,拍“大秦帝国”系列,更像是在圆自己的一个梦,在用电视剧的形式来表达对这段辉煌历史的理解和尊重。虽然剧情改编遭到不少原著拥趸的排斥,但他觉得很正常,“谁说历史正剧,就一定得是板着脸讲历史?一定得是沉重的?”

战国时期,秦代表性

潇湘晨报:为什么从都市题材转向历史题材?

丁黑:作为导演,都希望拍“大古装”剧,因为它是综合能力的释放,涉及到历史的方方面面,检验你的积累。尤其我又是在陕西出生,对秦的历史比较感兴趣,而且春秋战国时期是非常辉煌的一个时期,又有这样一个机会,用电视剧的形式来表达对历史的理解和尊重,传达对历史的认知,当然是非常希望来拍的。

潇湘晨报:那你怎么看待这段历史?

丁黑:“历史就是当代史”,我觉得春秋战国是中国文化走向比较成熟的发展过程中辉煌的阶段。那个时期相当于是中华民族的青少年期,充满着生命力,充满向上的东西。特别是战国时期的秦国,在七国较量中能立足于其中,并终实现统一,可谓是有代表性的了。秦在当时表现出的生命力以及“图大业、图统一”的那种精神,现在我还是会感到振奋和震撼。

潇湘晨报:拍历史题材,有没有自己的标准?

丁黑:我们基本遵循一个大原则,就是大的情节设置、人物的定位、人物的出处和归宿以及大的事件都是在历史上可以查询的,有文字记录的。在这样一个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做合理推演。比如说芈八子,更多史实介绍的是她中后期所谓的“垂帘听政”的时期,之前就没有非常细致的东西,但我们还是以依照对人的认识、对历史的认识进行合理推演。

小说中苏秦张仪没见过面,但剧不能这样拍

潇湘晨报:有“大秦帝国”系列小说的粉丝对剧情与原著的差异表示不满,对粉丝的挑刺有想法吗?

丁黑:其实电视剧《大秦帝国之纵横》和小说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大家可以对照一下,很多内容基本上不是在原著的基础上改的。更多的是后来的编剧张建伟和李梦在搜集大量史实的基础上进行了合理且有意思和有想象力的推演,构成符合电视剧的叙事形式。

原著第二部的小说,是以苏秦作为合纵一方,张仪作为连横一方,一个代表六国,一个代表秦。小说大量偏重于写苏秦,两个人没见过,没有交织,小说这样写可能没有任何问题,但作为电视剧,这没法构成(故事),所以肯定就不能采纳这个文本。而且就今天出来的很多历史事实来说,张仪和苏秦不是同一历史年代的,原来的很多资料包括司马迁的记载都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选择根据的史学研究来改编。但是孙先生(孙皓晖)的小说,就是一种重要的“养料”,无论历史观,对历史人物的认定以及传达的历史精神,我都是认同的,并且也视为这部剧所可以参照的文本。

总基调是欢乐的,谁说正剧一定要沉重?

潇湘晨报:剧里秦惠文王这个角色,有观众觉得好像太浮夸了。那你怎么定义秦惠文王这个角色的?

丁黑:他是一个多面的、复杂的人物。有抱负,有远见,有谋略,有胸怀。当然在情感方面有猜忌和多疑,在政治上有豁达和胸怀,这些矛盾性,是为了让他成为一个立体的人物。但从主体上,用今天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明君”。

潇湘晨报:张仪这个人物在剧里表现得有几分喜感和幽默,这也是有意识的设置?

丁黑:其实整个剧的基调就是喜感的、欢乐的,这也是一种合理的推演。一个民族的上升期,它必然是朝气蓬勃和充满想象力的,它就一定会比较欢乐,因为还感受不到现实的严峻,或者是还有足够的信心来面对严峻现实。

而且秦的政治制度也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惠文王进行的政治体制的改革,就是奖励耕战,取消世袭,让所有人都有了可以登堂入室的机会,你可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你只要能打仗能种田,就能封官晋爵。这种状态下,每个人都有相对公平的机会,那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不是欢乐的?总基调是这样,张仪他更加是(这样),他是一个名士靠嘴皮子吃饭,他说话不生动有趣,能吸引别人吗?

潇湘晨报:这可能也是有观众质疑的地方,觉得没有部的厚重感?

丁黑:其实正剧重要的是在大的史实、历史事件上持有一个尊重的态度,所有的演绎推演都是有可以说得出的道理在里头,这个基本原则你遵循了,历史正剧有一些幽默在里头,也未尝不可。从人性本身来说,喜怒哀乐不管在哪个历史时期,哪个朝代,都是存在的,难道历史正剧就一定要板着面孔训人?一定得是非常沉重?那这也不对。

要“高大上”,收视率不好正常

潇湘晨报:接下来还会拍这个系列吗?

丁黑:第三部已经在做后期了,第四、五部现在也在准备剧本阶段,我也会和投资方商量,他们也要看看市场风向等综合因素,但现在可能还早,因为剧本就需要打磨很久。

潇湘晨报:现在有一种说法,历史正剧已经没有市场了,你怎么看?

丁黑:我觉得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跟社会思潮也有关,当下人越来越关心很多具体的东西和身边的东西,车子房子结婚生孩子,像历史啊、政治啊,这些层面的东西,大家会觉得比较远,可能老百姓越来越实际了;然后从心态上来说,现在压力那么大,竞争也厉害,都想寻求一些简单轻松的,这种历史正剧,多少会需要点历史文化准备;另外单从收视率来推断有没有市场,其实也不准确。

潇湘晨报:那你会在乎收视率吗?

丁黑:其实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没有人敢说不在乎收视率的。但我对“大秦”这类题材的标准会不一样。它首先不是奔着已知的市场人群去的,用句调侃的话说,它就是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可能就有点曲高和寡,收视好当然高兴,收视不好也正常。

富大龙:给“秦王”二字更多空间

在富大龙看来,秦惠文王是秦王朝一位颇有功勋的君主,但他的历史记载,甚至还不如他的后宫妃子芈八子多。

质疑1:堂堂秦王怎么可以如此痞气?

如何演绎一位历史记载不多的君王?富大龙说,“我想尽可能地还原出一个真实的秦惠文王,我与导演丁黑沟通过,他也同意了我这种风格化秦王的表演。”他所说的“风格化”,是更接地气,“他会痴笑,会怒火中烧,会跟自己的臣子坐在朝堂上聊政事,也会在公开场合嬉笑怒骂、丝毫不顾君王的身份等。”但太过痞气的秦王,引来了不少观众的质疑。

富大龙表达了自己的一些见解:“首先,对于这样一位历史记载并不多的君主,大家都无从知晓他真正的历史性格,他像一张白纸,需要大家去演绎和发挥;其次,春秋战国时期,秦王朝偏安在西边,与处在中原大地的其他国家相比,民风、民俗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差异,中原地区可能更注重礼仪,但秦王朝比较信奉武力,民风更粗犷,有一位风格化的君主,并不是一个很意外的事;就是关于历史观念和历史印象的问题,现在一提到‘秦王’,大部分观众的印象就是威严的秦始皇,那么除了秦始皇之外,其他的秦王朝国君都是这样的吗?这显然是一种观念的定势,就像公司企业的CEO,你能说每一个CEO都是一张面孔吗?那么企业的差异性在哪里?被一种概念化的东西绑住,这也是观众视角的一个普遍现象,所以,我也希望大家可以给‘秦王’两个字更多的空间。”

质疑2:大秦后宫成了一幕“清宫剧”

《大秦帝国之纵横》给秦惠文王的后宫加了不少宫斗戏份,宫斗的主角是惠文后与芈八子,两人从子嗣到争宠,活脱脱是清宫剧的翻版。

富大龙回应说,“过多地着墨在宫斗这个点上,必然会降低剧的精彩程度,但我觉得我们这部剧的宫斗戏份并不多,很多所谓的宫斗戏甚至都是为后面剧情的发展做铺垫的,比如讲芈八子为了毒死惠文后在酒里下毒,结果却把自己的儿子毒死了,这段戏也直接导致了后面芈八子越来越心狠手辣。这段戏就是展现她为何会转变的一个证据。”富大龙说,“任何的历史题材影视剧都不可避免地要有演绎的成分在,因为历史本来就是一种主观事实,会有后人的价值取舍在里面。一部历史影视作品里,30%左右是演绎的,那都是正常现象。”

喻恩泰:我本想演一个结巴的张仪

喻恩泰在《大秦帝国之纵横》中饰演名士张仪,喻恩泰说,“换到今天的观点,张仪可能就相当于是外交官,或者是驻各国的外交大臣,当年是坐着马车在各国奔走,那么现实生活里可能就是各种航空公司的白金会员……”这个本该有雄辩之才的张仪,却因为台词的轻浮幽默,也引来质疑。

“大家觉得孙中山的口才如何?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响当当的人物,我以前觉得孙中山一定是个口才

的人,不然他怎么可以号召那么多人奔赴革命,但实际上呢?我在广州的纪念馆里听过孙中山先生的演讲(实录),言辞其实并不出众。这个比喻或许不恰当,但说明一个道理,就是大家想象中的顺理成章的东西,事实上不一定是正确的。张仪也是的,谁能肯定张仪就一定是个口若悬河的人呢?”喻恩泰说,“其实我更愿意将张仪塑造成一个表达能力不佳、甚至结巴,但是却有着鲜明的观点和思想的人,我个人认为,笨嘴拙舌的人,只要有了鲜明的观点思想,更容易与人沟通,嘴上得利的人,实际生活中往往不占便宜。”不过他也表示,“我的想法如此,但为了照顾观众的审美,我只能尽量往大家理解上的张仪上去靠”。

流动的八十年代风潮
江苏南通本周以晴好天气为主 不排除出梅可能
全球广告收入三十强:谷歌CCTV第20
本文标签: